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国内外高教新闻   正文
热门排行

印度欲建立“高等教育委员会”凝聚发展合力


2021-04-04 阅读次数:

 印度内阁于2020年7月批准了《国家教育政策2020》(NEP,以下简称《政策》),提出2021年将对印度现有教育体系进行改革,其中一项重要任务是2021年设立新的印度“高等教育委员会”(HECI,以下简称“高教委员会”),作为印度政府之外的普通高等教育统筹协调机构。

新机构改革的背景

印度高等教育管理体制较为复杂,主要体现为政府与非政府机构之间的协同管理。

印度政府对高等教育的管理由中央政府和邦一级政府构成。印度高等教育的中央管理机构是教育部(原人力资源发展部,1985—2020)的高等教育司,负责全印普通高等教育的政策制定和统筹规划。除中央政府外,各邦政府负责邦内的高等教育相关事务,并专设管理机构,一般通过建立学校、拨款或立法等形式进行管理。

在印度高等教育非政府治理体系中,于1956年成立的印度大学拨款委员会(UGC)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除主要具有拨款职能外,还承担着拨款资格审查、校际沟通协调、办学标准研制等职能。印度中央政府对高等教育的规划、指导与管理,主要通过大学拨款委员会具体实施。

然而,印度高等教育领域各类组织机构众多,难以形成合力。印度政府意识到,只有进行彻底的改革,终止管理分散的现状,加强教育政策的执行力,才能保证高等教育发展。原印度人力资源发展部2018年宣布,将通过废除法案的形式撤销大学拨款委员会,建议成立高教委员会。《政策》也进一步明确建议将高教委员会作为普通高等教育的总体负责机构。去年12月,据一位印度政府高级官员证实,高教委员会将在“下个学年”成立,从而取代大学拨款委员会和全印技术教育委员会等自治机构。

新机构的组成与职责

印度教育部部长波赫里亚尔曾表示,设立新的高教委员会,“目标是包容各方,为所有人提供机会,并在竞争激烈的全球环境中促进高等教育和研究的全面增长”。根据《印度高等教育委员会法案草案(2018)》,高教委员会将由14名成员组成,除主席和副主席外,12名委员中有3名来自中央政府教育相关部门的官员,而所有委员的推荐是由包括内阁秘书长在内的5人遴选委员会进行推荐,最终由联邦内阁任命。同时,将新设一个“咨询委员会”,由教育部部长(原人力资源发展部部长)担任咨询委员会主席,负责向高教委员会提供关于协调各级政府和制定教育标准等意见,高教委员会负责落实。总的来说,高教委员会的成员组成体现了政府干预力的增强。

在职能方面,新委员会除须确保和维持高等教育的学术水平、落实高等院校自主权外,还进一步增加并细化了部分职能,比如明确学生必须取得的学习成果、制定教学及研究评估标准、对高等院校进行年度评估及资格认证、开办首次学术活动的审批权、撤销违规高校的办学许可等。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草案仅明确了新委员会的学术管理职能,未提及新委员会是否具有拨款职能。

充满争议的改革之路

可以想见,以一个新机构取代运行达65年、举足轻重的全国性自治机构,必然会引起广泛而激烈的讨论。在法案草案面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中,印度学界和部分教师、学生组织表达了较为强烈的反对意见。

大学拨款委员会前主席索拉特认为:“法律草案虽承认自治的重要性,但这里自治应指高校自治,而非委员会自治。”德里大学教师协会(DUTA)表示,高教委员会的设立将导致政府直接干预的加强。该协会主席拉伊指出,对高校的年度评估会导致过度监管,如果允许高教委员会进行过度细致的微观管理,就很难实现草案中促进高校自主权的宗旨。全印度学生协会(AISA)则指出,拨款权没有明确授予高教委员会,若将来政府完全控制发放资金的权力,则会导致对高校政治控制的加强。有印度学者提出,若经费投入不足,会导致私立院校通过随意增设课程并提高学费的方式筹集资金,来自落后地区、贫困家庭和社会弱势群体的学生将更难接受到高等教育。

从以上可以看出,印度学界和部分学生、教师组织质疑的核心,是对高等教育机构丧失自主权的担忧。未来的高教委员会如何应对和解决这一问题,是其成立后面临的首要挑战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