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高教学术研究   正文
热门排行

连接未来:大学的应有之义


2017-09-11 阅读次数:

连接未来:大学的应有之义                  

 

摘要:大学如何连接一个美好的未来给他们的国家以及他们的学子,这是大学的应有之义。但是目前我国的大学过于关注当下,没有放眼未来。这种状况不仅影响培养质量,而且也是对大学社会责任的弱化。本文指出连接未来应是大学存在的价值所在,要连接未来首先需要植根于人的存在的意义。文中还指出知识的逻辑在改变,教育方式也应该相应地改变。为帮助学生建立复杂问题的视野和善于关联(创新能力的关键),本文提出了几种关联的方式。

关键词:连接未来,大学,存在,关联

梁启超曾言:“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1]

哈佛校长佛斯特说过:大学的本质是对过去和未来负有独一无二的责任——而不是完全或哪怕是主要对当下负责。

这些话无非说明,国家、大学、青年都得面向未来。既然如此,大学作为培养高级人才的机构,面向未来、连接未来是其应有之义。

一、连接未来:大学存在的意义

人文主义者费希尔说:“一个国家未来的幸福安康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学校”。[2]国家的发展和崛起都和大学有关。18世纪德国洪堡大学强调学术自由,强调科学研究与教学结合,引领了当时世界大学教育的风尚。先进的大学教育理念促进、甚至引领了德国的崛起。日本明治维新之后,1877年成立了第一所近代大学——东京大学,重视“实学”,对后来的工业发展起了很大作用。人们谈到美国时有“先有哈佛,后有美国”之说,这些都说明大学对国家发展的促进作用。

今天的中国正在致力于国家的现代化,其实国家现代化的关键是人的现代化。那么大学是否能培养出适应未来现代化的人才,自然成为大学义不容辞的责任。[3]丘成桐先生分析在21世纪“全球知识经济”的背景下社会和企业对于新型人才的要求,总结了年轻人必备的7项基本生存技能,批判性思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跨界合作与以身作则的领导力、灵活性与适应力、开创进取与企业家精神、有效的口头与书面沟通能力、评估与分析信息的能力、好奇心与想象力。他指出,教育改革要以培养学生的7项生存技能为目标,让年轻人真正掌握自己的明天和不断变化的未来世界。[4]

一个社会的进步离不开先进思想的引领。能影响社会进步的光辉思想不仅来源于权威领袖,更来源于善于独立思考的有识之士。而一个国家最主要的能产生先进思想的地方应该是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大学要能真正发挥引领作用而连接未来,就必须给批判意识和批判性思维留下领地。高等教育的批判精神,应该是对历史上大学批判精神的继承和发展,具体表现在一批具有独立人格教师身上的批判意识和批判能力。其实,批判精神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所在。国家若想面向未来,让大学充盈批判意识,让大学向社会释放其批判思想自然是强国之道。[5]故而言之,如果连接未来是大学的基本追求,那么“批判功能是高等教育的亲本功能”。[6]

“‘高等教育’的本质就在于学生个体的心智发展。高等教育之所以‘高等’,就体现在高等教育能把学生推进到对自身经验进行批判性反思的理性层面,能对所学习的东西持有自己的看法。”[7]这种学习本身就是对既有的一些观点与理论进行理性思考,真正理性思考的过程就是批判的过程,这样的学习才能真正促进学生的心智发展。需要说明的是,不能简单地把“批判”只看成是“否定”。尽管在很多情况下批判的确是一种否定,但批判往往也是一种更高层次的肯定。大学教育不仅仅意味着一个教育阶段,更意味着教育过程的性质产生了根本的转变。[8]要引领学生心智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关键就是批判性思维的训练,包括批判意识和批判性思维的传导和碰撞。也只有如此,大学才会是思想的主要产生地。

蔡元培说过:欲知明日之社会,先看今日之校园。这句话也间接说明,一流大学实现其存在的理由当是如何更好地连接未来。简言之,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存在的意义在于连接未来,而连接未来之要即是培养学生的批判意识与批判性思维。

二、人的存在:连接未来的出发点

存在论、存在主义是哲学概念,本文无意从哲学概念上展开讨论,仅从人的生存论意义、人道主义、善的角度说明大学教育连接未来的需要。有人认为能够存在的存在必须是“善”的,萨特认为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大学面向未来的各种努力都应该以此为基础。因此,无论从大学对未来社会的责任,还是从大学生成长的需要,都应该基于人的存在意义之上。这是大学连接未来的出发点。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其自成立以来的第三个重要报告,即《反思教育》。报告提出:教育要为人类持续发展承担责任,要以人道主义为基础,尊重人、尊重人格、尊重人类、尊重和平,共荣发展。报告对知识、对学习做了重新定义,强调知识不是个人的,是世界的,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学习也不仅仅是个人的学习,而是共同的学习等。从报告的内容中更能感受到教育是面向未来的事业,而大学作为教育的顶层组织,应承担起连接、引领未来的气魄和责任。

能够更好地面向未来的大学生,一定要从根基上理解人道主义,即从人的存在意义上接受教育,在学习和实践的活动中升华自己。联合国报告提到的“人类持续发展”当然是人的存在主题所包含的重要内容。为此,学校首先应该引导学生关注人类社会的重大问题。比尔.盖茨曾对哈佛的毕业生讲:[9]哈佛是否鼓励她的老师去研究解决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平等?哈佛的学生是否从全球那些极端的贫穷中学到了什么:比如:世界性的饥荒、清洁的水资源的缺乏、无法上学的女童、死于非恶性疾病的儿童……哈佛的学生有没有从中学到东西?盖茨所言的难道不也是中国大学生的问题?难道不应该是大学教育所需要坚持的“善”?

教育要植根于人的存在的意义,就应该引领学生精神的充盈和心智的成熟,避免把人当成工具。即使是科技教育,也不能忘记对人的存在意义的追问。德国哲学家胡塞尔提出过“生活世界”的概念,告诫过“只见事实的科学造成了只见事实的人”;“人被事实化了”。实证科学正是在原则上排斥了一个在我们不幸的时代中,人面对命运攸关的根本变革所必须回答的问题:“探问整个人生有无意义。”[10]海德格尔也追问过技术在生存论方面的意义,表达了对人类生存的忧虑和人的生存与技术之间本不该出现的对立和无奈。当教育丧失了对人的存在的追问时,教师和学生都成了工具,这样的教育自然就缺少了最重要的“善”。

连接未来的大学应该有一种坦然和坚定。正如弗莱克斯纳所说:大学不是温度计,不是风向标,不可能对社会每一种流行风尚都做出反应。大学必须经常带给社会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并不是社会的欲求,但却是社会的需要。建国以来,我们的教育方针一直是以服务当下为主要责任。这与我国建国后急需人才建设国家有关。而且那个时期培养的人才也确实为我国的建设和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前些年我国大学扩招后,大学生就业成为困扰学生、家庭、高校、社会的主要问题之一,就业率成为办大学的风向标,众多高校以就业指导教育教学。然而如果将大学教育局限于对职业或业界的适应,久而久之,职业功利主义便会让位于对真理的追求,让位于对人的存在的关注,成为被动适应当前社会的追随者。如此而培养出来的人才虽然也为社会所需要,但很难成为面向未来、具有现代化思维及视野的创新型人才。早在1987年,卡耐基基金会主席波伊尔在《学院:美国本科教育的经验》一书中就将大学内部严重的职业主义看成大学发展“最主要的敌人”之一。现在看来,并非危言耸听。

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在他的一次演讲中说道:“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是培养国家栋梁和国家领袖的地方。让学生进去后就想就业,会造成什么结果呢?就是大家拼命往挣钱多的领域去钻。”

重视眼前的功利主义的培养方式容易导致学生精神世界的荒芜。教育离不开知识,却不能只传授知识。从根本上讲,教育是关乎人的精神世界的事业,人文精神和科学精神的塑造是教育之本。知识的积累有助于素质的养成,但素质的本质却取决于人的精神。因此,精神才是教育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人类精神的养成与升华则有赖于批判意识与批判性思维。大学若缺乏精神的支撑,只有某些零散的知识,老师就缺乏创造力,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很难具有创新能力,更何谈引领社会。[1]大学生不能仅仅成为就业机会的消耗者,更要成为就业机会的创造者。大学必须培育新人,创造新的职业,而不是将学生格式化为现有的职业人,既无大智慧又缺乏起码的人格教养。[12]这在美国也曾经引起过讨论。19世纪上半叶之前,美国高等教育完全继承了欧洲尤其是英国的传统,其大学理念集中体现在著名的《耶鲁报告》(The Yale Report of 1828)之中。针对当时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和技术主义大行其道的状况,该报告认识到大学滑向职业性的危险,并有针对性地强调了高深知识在精神上的无可比拟的价值,认为“没有什么东西比好的理论更为实际,没有什么东西比人文教育更为有用,大学里为本科生所开设的教学课程不包括职业学习。”[13]后来,以市场导向为特征的美国高教领域,尽管存在着“全世界最差的大学”对高深知识的背离,却也有一批“全世界最好的大学”在求学问是,在继承和发展高深知识。[14]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在我国高校广泛开展的创新创业教育活动,虽然取得一定的成绩,但部分高校在这一活动中存在的职业功利主义倾向颇为明显,应该引起重视。创新创业当然是好事,但也应该植根于人的存在意义之中。对于这一点,本文不再展开。

三、关联主义:连接未来的教育方式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科技的发展甚至导致知识的逻辑在改变。知识的存在逻辑在改变,知识不仅存在于书本中,不只是存在于老师那里,而且大量地存在于网络中,甚至存在于看似垃圾的数据中;知识存储逻辑在改变,知识存储介质不只是书本,不只是大脑。知识的存储形式也在改变,不再只是以成体系的方式存储,碎片式的存储已是常见的形式;知识传递逻辑在改变,自动传播且速度极快(指数),跨越时空界限,很多时候知识的传递也呈现碎片化;知识的产生逻辑在改变,以往知识的产生都是由人根据经验或者研究而总结出来。现在智能系统中、大数据中都能产生人们未知的规律或知识,如Alpha Go就产生了原先围棋高手们所未意识到的招数。

知识逻辑的改变应该引起教育方式的改变,传统教育的模式以及教与学的逻辑都应该有所改变。面向未来的教育自然要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培养学生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华盛顿协议”中的专业认证也强调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这是培养学生创新能力的一部分。然而,很多高校通常的做法是增加一些知识,增加一两门课程。这种片面强调知识的复杂性,则有可能“让知识淹没智慧”。实际上,培养学生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关键要让学生具有“复杂问题”的意识和视野。

“复杂问题”的意识和视野可以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向理解。如工程中,纵向的复杂性是从产品流程的角度讲的。假如做一个课程设计,学生可从市场需求端、用户端入手,调查用户想法,再去设计,还需要考虑到制造工艺问题,甚至再延伸到产品使用过程中的问题,包括维修等。这就是纵向的复杂问题意识。横向的复杂问题意识则涉及到多学科、多领域,如机器中的一个轴承,涉及到机械、材料、力学、摩擦学、甚至化学等等,欲在这么多领域弄懂弄通那么多复杂的知识,几乎不可能。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现代专业人员良好的意识和视野主要不体现在知识(尽管知识是必要的)上,而是体现在“问题”及其关联上。

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斯提出数字时代的一种学习理论——“关联主义”[15]。其基本思想在于,强调学习与知识是建立于各种节点之上;学习是将不同专业节点或信息源连接起来的过程;要让学生具备建立不同领域理念与概念之间联系的能力等。的确,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发展为这种“关联”提供极大的方便——知识可以通过网络存储、传递和检索。传统的教学活动中,“关联”主要建立在基于学科的逻辑知识体系中。这种模式使学生把主要精力都花在记忆知识细节及其逻辑上,却忽略了知识节点之间的关联。其实,学习主体(学生)不必只习惯于记忆知识、记忆逻辑,还可通过网络存储与寻找知识,当然这就需要建立专业节点或信息源之间的关联。这种方式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学习者有可能快速评估、判断知识的价值,对更多的知识节点或信息源的掌握使学习者的知识量更丰富,视野更开阔。此外,更重要的是,对节点或信息源之间的关联使学生的想象力更丰富,自然有助于创新能力的培养。比较学习活动中知识的连接方式,可以认为,传统基于逻辑、埋头于记忆知识细节的连接方式是一种“弱连接”,而更注重于建立专业节点或信息源之间关联的方式则是“强连接”。

好的学习方式应该为“外源学习”所补充,学习不能成为内化的个人活动。学生要具备不限于“个人学习”的行动能力,即善于利用“外源”。传统模式的基于逻辑的“怎样学”与注重知识细节的“学什么”正在被“从哪里学”(了解从哪里可以找到所需要的知识)所补充。传统学习理论所强调的都是“内源学习”,即学习发生在个体内部。而好的学习方式则有“外源学习”补充:强调学习也发生在个体与组织、个体与外部系统之间。如同K·史迪芬森(Karen Stephenson)所说:“我把知识存在朋友那里”,即通过他人掌握某种知识。此外,网络也是最好的“外源”。

从教学实践的角度,知识的强连接方式说到底是培养学生主动关联的能力。可以启发学生在下述几个方面有意识地关联。

在“问题”中关联。其实,问题视野比知识视野更重要,基于问题的关联比基于知识的关联更重要。要让学生养成观察、关注“问题”的习惯。譬如,“城镇化”中关键的问题有哪些?某一个关键问题又涉及哪些?现代化与农民的家园情感、乡村感受有冲突吗?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哪怕一时难以找到正确的答案(专业人士也未必容易形成共识),也可以把问题抛给学生。学生明白什么问题需要思考,也是一种能力的锻炼和提升。再如,近年到处雾霾,那空气中霾的问题,哪些是引发因素?——排放?建筑扬尘?进一步思考排放与哪些因素有关?要解决那些致霾因素,又和哪些问题(技术的、社会的)关联?如此等等。如果学生善于观察问题、关联问题,其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自然就提高了。

在物理或现实世界中感知关联。如某种物品的制造加工,学习者可从材料、工具、设备中感知它们相互之间的关联;可以从材料的变化过程中感知关联;也可以在设备的内在运动中感知关联,……又如,围绕现实世界中发生的某一重要的事件,教师可引导学生进行关联。如新近美国的特朗普胜选,这一事件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通过对这一事件进行关联,学生(包括教师)有可能接触到很多对于自己而言是新的知识。美国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何很多美国民众中存在对“政治正确”的否定?是某种价值观的颠覆吗?存在文明冲突吗?…还可以从历史的、宗教的、社会的、经济的多视角去关联。从主动关联中学生不仅可以学习一些新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能够锻炼自己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虚拟世界中想象关联。数字网络时代的一大特点是我们面临一个奇妙无比的虚拟世界,各种类型的数据看似垃圾,却又组成了斑斓的世界。更奇妙的是,大数据中潜藏着我们根本意识不到的关联。如果不是经过分析的数据告诉我们,不可想象超市中存在啤酒和尿布的关联;如果美国媒体的记者们真正地通过广泛的观察和数据分析(而不是局部的调查和主观的感觉),他们也不会对大选做出错误的判断。因此,在虚拟的世界中,在枯燥的数据里,学习者要意识到可能存在某种关联,要敢于想象某些似乎根本不存在关联的关联。

在与他人的交往中协同关联。既然“外源学习”应该成为学习的一种补充,那么也不要把“关联”变成一种内源活动。在学习中,要善于把内源的关联过程向外源拓展,把外源的关联结果转化成内源的结果。任何一个人的精力和想象力都是有限的,那么如果把自己对某一问题的初始的关联向外发散,尤其是让具有不同背景和专业的朋友进一步地关联,那么加上朋友的关联后,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都是仅靠自己的关联所远不及的。这就是内源的关联向外源拓展的过程。另一方面,要把朋友关联的结果变成自己的知识或认识。也不一定要知道朋友关联的细节过程及其中的具体知识,把握那些结论性的知识就是非常有益的。这就是所谓把外源的关联结果转化成内源的结果。

科技的快速发展,未来变化的眼花缭乱,都对高等教育提出了挑战。以上所讨论的关联主义的应用,还需要教师在教材的编写、课堂教学及实践教学等环节中去发挥,并引导学生的观念、意识、和学习方法的改变。

总之,如何连接未来是任何一所有追求的大学势必面对的问题,其中自然包含了大学的精神品味。另一方面,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教育方法上的革新也是大学连接未来的重要手段。

期待着中国有一批大学能够为国家和为学子连接美好的未来!

参考文献:

[1]梁启超.少年中国说[M].北京联合出版社,2015.

[2]亚瑟·克里斯托弗·本森·剑桥论道——英国大学校长谈教育与未来[M].邢锡范译.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5.10

[3]李培根.有思想才能引领未来——被忽视的大学责任(上)[N].中国青年报,2013-10-15;李培根.“钱学森之问”怎样破题[N].人民日报,2013-3-15.

[4]托尼·瓦格纳.教育大未来[M].余燕译.海口:海天出版社,2013.4.

[5]钱旭红,潘艺林.大学之道:求学问是,引领未来——反思大学的服务职能[J].大学·研究与评价,2007,(2):26-32.

[6][11][12][14]潘艺林.大学的精神状况——高等教育批判功能引论[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171.197.

[7]Ronald Barnett. The Idea of Higher Education[M]. Buckingham:SRHE and Open University Press,1990,6.

[8]滕曼曼.高等教育面向未来的本质和理想[J].高校教育管理,2016,(6):27-31

[9]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毕业生典礼上的演讲[DB/OL]. https://wenku.baidu.com/view/7e6ac244a8956bec0975e39f.html.

[10]胡塞尔.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M].汪炳文译.商务出版社,2001.11.

[13]E·博耶.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译.美国大学教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8.77.

[15]乔治·西蒙斯.关联主义:数字时代的一种学习理论[J].李萍译.全球教育展望,2005,(8):9-13.

作者简介:韦颖,女,云南师范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博士,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李培根,男,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机械制造及自动化研究以及高等教育研究。


 

 来源: 《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