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高教学术研究   正文
热门排行

英语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的哲学基础探析


2017-09-11 阅读次数:

英语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的哲学基础探析                

 

摘要:在数字化教育技术触发英语教学改革的大背景下,广东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实施的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从五个维度构建了全新的课程体系,充分体现了教学改革与当下教学现实的适切性。其哲学基础为语言哲学中“零度”的四层解读,即“零度”蕴含“有”和“无”的辩证统一;循环往复、否定之否定的辩证哲学;开放性和无边界性;一个潜在的、理想化的终极目标状态。

关键词:零度课程体系,数字化教育技术,英语教学改革,哲学基础

一、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的主要内容

零度课程体系教改的目标在于依托数字化网络教育技术,从“零度目标”“零度教材”“零度主体”“零度教室”和“零度评估”五个维度构建全新的课程体系,以培养适应时代发展需求的应用型外语人才,其核心内容如下图所示。

 

二、零度课程体系的哲学基础

(一)“零度”的含义

“零度”概念是一个涵盖很广的范畴,学界对其也有诸多不同的解读。从语言哲学角度来讲,“零度”概念在本研究的语境下主要有以下四层含义。第一,“零度”概念蕴含了“有”和“无”的辩证关系。老子《道德经》第十一卷中有如下文字:“三十幅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1〕其含义为:用三十根辐条制造的一个车轮,当中空的地方可以用来装车轴,这样才有了车的作用。用泥土烧成的器皿,当中是空的,所以才能放东西,这样才有了器皿的作用。开窗户造房子,当中是空的,所以可以放东西和住人,这样才有了房屋的作用〔2〕。所以“有”给人以便利,而“无”恰能使它发挥作用。“有之以为利”中的“有”可以被解释为有利条件,“无之以为用”中的“无”可以被解释为使有利条件得以发挥作用。“有”与“无”相生相伴,“利”与“用”也是一样,是不可分离的〔2〕。这种说法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精髓。第二,“零”这个概念所蕴含的“去中心性”与西方后现代哲学观中的“延异”有异曲同工之妙。在事物发展的过程中,事物内在地具有动态生成性和转换性,会不断地发生蜕变,会循环往复地发生“零界超越”的过程,并无一个永恒不变的中心点。“零度”概念体现的正是循环往复、否定之否定的辩证哲学。第三,“零度”概念具有开放性和无边界性。开放性亦指具有包容性,能吸纳并融合万物。“零”的形状就是形如中空,内里却可包罗万象。无边界性指零度没有终极性,融入零度中空内的对象之间并无一成不变、无法跨越的界限,并且可被包容于其中的事物也源源不断,没有终极点。第四,著名语言学家王希杰亦曾指出,“零度是适应理想化的一个最基本的概念”〔3〕。“零”这一概念在语言哲学里是一个潜在的、理想化的终极目标状态,是一个在现实中不可能最终到达,但可以被人们无限追求的理想化概念。

(二)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的适切性

零度课程体系之所以用“零度”命名,是因为其课程体系在方方面面都蕴含了零度的语言哲学观,在以上五个组成部分中都展现了其与当下教育现实的高度适切性。

1.表现之一:课程目标

“零”启示的是一个过程或踪迹的概念。用“零度”隐喻课程目标,启示课程没有终极性目标,它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生成性构成了课程生命的原始动力。在“零度课程体系”中,课程主体如同圆形轨道上奔跑的个体,有着符合自身情况的、特有的零度起点,因而有着个体相对化的课程目标。随着课程的进展,下一个零度起点和目标形成对上一个零度的否定与超越。每一次的超越便是课程主体的一次升华〔4〕,因而课程主体又会生成新的目标,这就体现了零度之“否定之否定,循环往复”的意蕴与规律。具体而言,学生在接受教师和同伴的良性刺激的学习过程中,不断地对学习进行自我修正和提高,不断地调整和生成新的课程目标,以螺旋式上升的方式来完成学习过程,实现一个又一个的课程目标。这种动态的、个性化的课程目标被称为“零目标”。

零度课程教学改革所践行的“零目标”,在很大程度上适应了教育科学发展以及学生需求的变化,照顾学生个体知识的差异性。零度课程体系不设学生全员统一的细化目标,而是在教学大纲的大范围之下,由学生根据自身的兴趣和需求,从自身现有知识的零点出发,在每一次具体的课程设计中设定各自的短期目标。换言之,课程目标的设计被看成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终点,课程目标总是在每一次不间断的更改和修订中动态地生成。

2.表现之二:课程内容

零度课程体系的内容具有零度般的开放性和无边界性。课程内容的开放性体现为学习基于数字化教学平台,以某个设定的主题为线索,最大限度地鼓励学生围绕主题进行探究性学习活动,激励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倾向组织和安排学习材料,以学生主动参与和创造的方式呈现和处理课程内容。藉此,学生被提供和给予了广泛的课程内容,被从真理式的标准答案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继而释放巨大的学习潜能〔4〕。无边界性指的是没有终极性。对于当下浸润于网络之中的信息接收者(即学生)而言,其所要学习的课程内容远远超越单一的课本。零度课程体系打通了英语阅读课、听力课、写作课、泛读课等传统课型的划分和限制,提供给学生一个广泛的、开放的、无终止的课程信息输入和输出模式。零度课程体系中的教材是泛在化的信息和知识,是来自于网络无边界性输入的数字化学习资源。在此点上,学生能够分享到的所有学习资源几乎是无限的、新型的、立体化的、多元化的教材体系。

3. 表现之三:课程主体

零度课程体系中“零”的概念有“去中心性”的含义。零度课程体系认为,学习是一个协作的过程,师生之间、学生之间是平等的。教师不再是学习过程的中心,而只有临时充当信息点、知识点的提供者和讨论的参与者,而学生才是动态变化着的学习中心。这样的“去中心性”的课程主体被称为“零”主体。零度课程的零主体论主张“去老师化”,这也正是对英文“教师”(facilitator)一词其本义“辅助者”的回归。

零度课程体系的主体具有不断蜕变,进行循环往复“零界超越”过程的属性。学生在学习原有的起点上被诱发,开始探寻新的知识,阐发新的问题。其学习的过程演变为循环往复的“零起点”到“归零”以及再次“零起点”到再次“归零”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学生不断打破原有的零度基础,不断推翻自我的认识,以否定之否定精神,重构新的零度基础〔5〕,在一定时期的学习过程中,使那些看似不变的学习主体“自我”发生多次的“零界超越”,继而取得学习进步和能力提升。这一点在本质上契合教育旨在促使受教育者发生内在质的升华,不断螺旋式提升自我的原初出发点,也与当下科技日新月异、信息瞬息万变的时代背景相适宜。

4. 表现之四:课堂实施

因基于网络的零度课程内容无所不在,在教学实践中,学生常被分成不同的小组,以主题为线索去制定学习任务,然后导航自己的学习内容,整合配置所导航到的知识点,以ppt、视频、电子文档、电子书等任何一种或多种形式呈现给其他学习同伴。这样的互动课堂实施过程实质上是实现了移动学习与传统非移动学习模式的结合,使得学生可跨越传统教室的物理藩篱,通过课前课后、网上网下的频繁互动来完成学习任务。学生在网络学习社区中随时随地、泛在化地对知识点进行讨论、拓展和加深理解的同时,不知不觉中跳脱出了传统的课室,构建了无围墙的隐性课堂。这样的隐性课堂被称为“零度课堂”。“零度课堂”看似无形,却真实存在,它契合当下网络移动教育的技术以及具有网络居民属性的新型学生群体。零度课程通过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积极创建多元的教学与学习环境,实现了对课堂的时空延伸,建构了“无缝学习环境”,满足了学生全天候学习的需求。

新时期人才培养对人才素质方面的要求日趋强烈,零度课程体系正是契合了此种教育理念,改变了以往课堂实施的重点,它不再只强调显性的教学手段,不再以掌握知识的多少为目的,转而重视给学生提供知识平台和互动学习的语境(包括物理环境和人文环境)〔6〕,通过给学生提供体验过程,注重学生对隐性课程学习方法和策略的掌握。在该课程实施过程中,不管每一次每一个学习小组具体以什么方式来进行,其目的都旨在让每一个学习主体走上探寻自己理想化学习策略和方法的轨道,这看似无确定教学方法的教学实施过程真正使具象的“教学实施过程”发挥了作用,其作用是给予学习主体自己主动体验、犯错、摸索、做选择的宝贵过程,让其通过体验,收获到对自己作用大、主观能动性显著的学习策略和方法。该课程实施的过程看似无统一的具体教学实施方法和手段,实则是从“有”(显性的教育形式)中摸索到“无”,无即零,也就是允许学生不断去追求那个理想化的“零度”学习方法论。零度课程体系实施过程体现的正是零度哲学思想中“有”和“无”、有形与无形的辩证统一。

5. 表现之五:课程评价

零度课程体系以多元化的、形成性和终结性评估相结合的动态课程评价体系,倡导一种具有宽容态度、灵活开放的课程评价理念。零度课程体系的实施依靠的是学生自我指导(self-directed interests),注重在学习过程中通过体验逐步来掌握个性化的学习方法和策略,激发学生的潜能和创造性,最终实现提高学生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教育目标。因而,学习的结果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种种犯错、创新、调整、整合的体验才是学生掌握根本性学习策略和方法的必经之路,也正是课程评价者更应看重的部分。在整个学习过程中,每一次与同伴的竞争性学习会给予学生全面展示自己不同能力和才干的机会,由此,学生能获得极大的精神奖励,这种符合人性的奖励机制转而可反哺学生学习内驱力的生成。依托数字化学习平台的零度课程体系是实践这一过程的理想场所。教师本着零度的开放,秉持对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错误、犹豫、不确定性、模糊性等给予最大宽容的态度,将这一过程中所有的轨迹、指标记录下来,通过采取档案袋评估(portfolio assessment)和实据评价(authentic evaluation)相结合的网络评价体系〔4〕,对学生采取以形成性评价为主,突出学生自评、学生互评反馈机制,将形成性评估与终结性评估、主体评价与客体评价双结合的多元化方式。这一多元复合评价体系被称为“零评价”。零度课程体系的零评价与当前教育现实的最大适切性表现为零评价改变了一锤定音的做法〔4〕,它给予学生成长、提高的时间和耐性,允许并见证学生完成自我否定之否定的零度升华过程,目的是彰显教育最大的人性化之教化功能。

广东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所践行的“零度课程体系”教学改革,开创性地借用了“零度”这一中国语言文化中最具包容性又富于千变万化的哲学概念,希冀囊括数字传媒教育技术背景下的所有可能的变化,力求实现教育价值的最大化。对该课程体系改革哲学基础的分析,充分说明了该教学改革与当下教育现实的适切性。

参考文献:

〔1〕李耳.道德经·老子〔M〕.北京:金盾出版社,2009.

〔2〕道德经全文译文(注音版)〔EB/OL〕.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328/01/2460694_198455742.shtml.

〔3〕王希杰.修辞学通论〔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

〔4〕杨劲松.大学英语零度课程的建构性研究〔J〕.山东外语教学,2012,(4):73-76.

〔5〕杨劲松.基于“零度”偏离理论的英语写作课程研究〔J〕.外语电化教学,2012,(2):43.

〔6〕马英梅.浅谈学生问题意识的养成〔J〕.成功(教育版),2012,(6):67.

作者简介:1.郭绍波(1970-),男,广东兴宁人,广东医科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办公室副主任、讲师、硕士,主要从事英语教育教学研究;2.杨劲松(1971-),女,江西上饶人,广东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主要从事语言哲学研究。


 

 

来源: 《教育理论与实践》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