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高教学术研究   正文
热门排行

我国大学通识教育的回顾与展望(下)


2019-08-08 阅读次数:

第四,教学冲突。通识课的教学方式单一、内容肤浅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这固然与教师的学识水平等个人因素有关,但学校“重专业、轻通识”的制度安排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由于专业主义至上等观念的长期影响,对通识教育的意义认识不足,把通识课简单等同于基础课。学校往往把优质资源让位于专业教育,通识类的课程不仅地位低下、学分较少,而且普遍学时较短。一些教师反映,讲授的课程往往只开个头,就马上要面临结束的困境。当前,人们都在批判通识课的教学质量低劣,但在如此情况下,教师不想讲“概论”恐怕也只能讲“概论”,不想把课讲得“肤浅”恐怕也只能讲得“肤浅”。更重要的是,学生也不可能学“通”、学“透”,更无法保证学习的连续性和迁移性。由于地位较低,一些通识课还被安排在晚上,教师和学生都身心俱疲,原本需要多元化方式来培养活脱脱的鲜活个体的通识教育,却变成了不分昼夜将学生塞进课堂进行知识灌输的填鸭式教育。很难想象,这样的通识教育究竟是在“育人”还是已成为一种“负担”。

(二)通识教育的根本出路:“通专结合”

20171月,《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探索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推行模块化通识教育,促进文理融合。”[47]笔者认为,大学要真正实现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首先应转变观念,深刻认识“通”、“专”之间的有机联系,建立“通专结合”的大学教育观,具体可采取以下改革策略。

第一,改革目标。系统学认为,建立一个系统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目的,目的不正确,系统再坚固也会崩塌。对大学来讲,设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培养目标,将决定着大学的发展方向和本质追求。从目前来看,大学应当以通专结合为人才培养目标,尤其在建设一流大学中。其一,从人的全面发展角度来说,培养一个“健全的人”,不应当将通识与专业相互割裂。国外的经验也是如此,如二战后,《美国民主社会中的高等教育》报告将通识教育的目标分为11个方面,专业能力即为其中一项。[48]其二,从国情角度来说,我国仍属于发展中国家,且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均衡,培养大量的、多层次的专业人才仍将是现实选择,虽然研究生规模有所扩大,但这并不能成为本科阶段完全推行通识教育的理由,因为无论从经济建设还是从个人需要的角度讲,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本科毕业后要走上工作岗位。因此,建立通专结合的人才目标,施行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大学教育,既突出“人”的培养是大学的最终目的,也强调对专业能力的高度重视,让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平等相拥、携手共进。

第二,改革学段。变“分段而治”为“通专并进”。有学者曾指出,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大学已认识到,通识教育的目标远非低年级几门通识课程就能实现的,通识教育向上延伸,打破学科界限,为学生提供更广博的教育,已成为世界通识教育课程改革和发展趋势之一。[49]我国大学也应当借鉴国际经验,设置高阶通识课程,让通识教育延伸至三、四年级。同时,专业教育向下延伸,贯通至一、二年级。一方面,让学生尽早接触自己所选专业,更利于学生的正确判断与合理调整,进而找到适合自己兴趣、特点的理想专业;也更利于对专业早有意向的学生深入学习。另一方面,学生通过专业学习,可提高对通识课程学习的兴趣,形成“通专结合”的知识结构。正如阿什比(Ash-byE.)所说:“叫一个想做物理学家的学生花费时间去学习西方文化遗产,他可能会很不耐烦。假如叫他以物理学为中心,讨论物理学在历史上的影响,物理学对社会产生的结果以及物理学与伦理学的关系之类的科目,他就会注意了。”[50]

第三,改革课程。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充分发挥通识教育中心、通识课程委员会等管理部门的规划协调能力。应提升课程设计水平,构建清晰的课程体系以及明确的申报标准,让各院系在课程申报中“有的放矢”,同时科学论证所申报课程,加强课程之间的有机联系,逐渐形成体系。二是淡化专业壁垒,改善各学科、专业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氛围,出台政策,提供平台,促进不同学科、专业教师之间的沟通交流,为跨学科通识课程的设计提供“源头活水”。三是精心谋划各年级课程的类型、比例,在课程层面实现“通专结合”。比如,第一年,学生的专业学习着重于加强基础、了解所选专业,与此相应的是,通识课程的学习应尽量广博,以让学生熟悉其他学科的基本原理、特点以及独特的思维方式,并与自己的专业学习建立联系。第二年,学生的专业基础已较为扎实,通识课程可相应地设计一些基础性的跨学科课程,培养学生的研究、探索能力以及创新思维。第三年,学生的专业学习已较为熟练,通识课程可设计一些有深度、有广度的跨学科课程,让学生借助“通识”这个大平台实现创新,融通文理。第四年,学生临近毕业,专业学习将更多与实际应用接轨,此间,可设计一些综合类、实践类的通识课程,让学生在更广阔的社会天地中学会“做人”、“做事”。在课程比例上,第一年,通识课程的比例应略大于专业课程,以让学生打下厚实的基础,以后逐年递减,专业课程的比例逐年增加,便于学生不断提升专业能力,这种安排既能发挥“通”“专”课程的各自优势,又能突出“结合”效应。

第四,改革教学。建立相关制度,让通识课的教学与专业课的教学享有“同等待遇”。对必需的通识课应适当增加学分,依据学科特点以及教学的实际内容安排学时。在具体的教学方法上,要鼓励教师积极探索体现“通专结合”特点的多元化教学方法。倘若文科教学既能培养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还能培养学生理性、执着的科学精神,唤起学生对探索真理的热情;而理科教学既能给予学生以严谨的科研训练和高超的操作能力,更能让学生懂得“做人”的意义,拥有兼济天下的普世情怀。那么,这样的教育一定是大学追求的理想。正如德鲁克(DruckerP. F.)所认为的那样,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之争是无意义的,我们需要一个实用性的、学以致用的通识教育,又要一个能够促进个人成长和心智开放的专业教育,二者实现平衡发展才是通往真理的路径。[51]

参考文献:

[1]亚里斯多德全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272.

[2]赫·斯宾塞.教育论[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44.

[3]托·亨·赫胥黎.科学与教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64.

[4][5]戴本博.外国教育史(中)[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0.336.

[6]约·亨·纽曼.大学的理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133.

[7]李曼丽.通识教育——一种大学教育观[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57.

[8]哈佛通识教育红皮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57.

[9]吕友仁.周礼译注[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4.174.

[10]董金裕.《周礼》六艺的内涵及其在教育上的作用[J].孔子研究,2014,(1.

[11][12][13]严元章.中国教育思想源流[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12.394084.

[14]贾永堂.我国大学通识教育难以深化的根本因素分析[J].现代大学教育,2005,(2.

[15][16]狄百瑞.中国的自由传统[M].北京:中华书局,2016.89133134.

[17]钱穆.文化与教育[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6364.

[18]梅贻琦.大学一解[J].清华学报,1941,(1.

[19]陈向明.大学通识教育模式的探索——以北京大学元培计划为例[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8.133139.

[20]夏禹龙,等.学科综合化与通才教育[J].教育研究,1981,(5.

[21]杨东平.通才教育论[M].沈阳:辽宁出版社,1989.238.

[22]陈卫平,刘梅龄.香港中文大学的通识教育及启示[J].高等教育研究,1987,(2.

[23]张维平.高等学校中的普通教育[D].杭州:杭州大学,1988.

[24]刘智勇.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论新体制下高等教育供给模式的选择[J].教育科学,1994,(4.

[25]别敦荣,杨德广.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30[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9,(2.

[26]王洪才,解德渤.中国通识教育20年:进展、困境与出路[J].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6.

[27]杨叔子,余东升.文化素质教育与通识教育之比较[J].高等教育研究,2007,(6.

[28]万秀兰.国外通识教育及其启示[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6.

[29]鲁洁.通识教育与人格陶冶[J].教育研究,1997,(4.

[30]龚放.现代大学通识教育之我见[J].上海高教研究,1997,(2.

[31]郭芬云,章竟思.面向21世纪的大学本科通才教育[J].中国高教研究,1998,(4.

[32]顾冠华.论通才与专才[J].上海高教研究,1997,(11.

[33]徐智德.高等教育通识化要与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J].江苏高教,1998,(2.

[34]张豪峰.大学素质教育中若干关系研究[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5.

[35]陈向明.大学通识教育模式的探索——以北京大学元培计划为例[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8.232.

[36]复旦学院与通识教育[J].复旦学报,2011,(1.

[37][40]陈向明.对通识教育有关概念的辨析[J].高等教育研究,2006,(3.

[38]庞海芍.中国高校通识教育:回顾与展望[J].高校教育管理,2016,(1.

[39]季诚钧.试论大学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关系[J].中国高教研究,2002,(3.

[41]甘阳.大学通识教育的两个中心环节[J].读书,2006,(4.

[42]冯惠敏,等.大学生核心通识素养结构的理论建构[J].中国高教研究,2016,(12.

[43]刘少雪.跨学科综合研究型课程模式是实施通识教育的有力途径[J].中国高等教育评估,2002,(2.

[44]浦家齐.通识教育的通达之道——深度开拓[J].江苏高教,2007,(5.

[45]贾永堂.大学素质教育与大学教育的专业性[J].高等教育研究,2000,(5.

[46]杨春梅.论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的整合[J].大学(学术版),2012,(7.

[47]国务院关于印发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通知[EB/OL].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19/content_5161341.html.

[48]李曼丽.通识教育——一种大学教育观[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136.

[49]汪霞,钱铭.世界一流大学通识教育课程研究——以美国大学为例[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7.302.

[50]阿什比.科技发达时代的大学教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3.18.

[51]彼得·德鲁克.已经发生的未来[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9.21.


 

 

 来源: 《教育研究》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