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高教学术研究   正文
热门排行

论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特质(上)


2020-06-26 阅读次数:

 摘要:现代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即对大学核心价值与理想信念的坚守,其精神特质是在大学精神中体现出的特殊品位、志向、气质与神韵。上溯世界一流大学高度集中的欧美大学发展历史可知,其精神特质是在古希腊、古罗马的博雅教育,德国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理念,以及美国威斯康星思想基础上形成的。大学主体的本然状态体现为作为信仰意义的本体、知识传承与创造的本职、实践活动的教育本身,大学的本体精神、知识精神和实践精神构成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三维分析框架。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特质从以上三方面加以体现,具体表现为:形上寄托、真理追求、原理探究、自由教育、个性自由、胸怀天下。

关键词:世界一流大学,本体精神,知识精神,实践精神,精神特质

世界一流大学除了可以量化的外在表现形式,还有极其重要的内在价值追求。因此,对于世界一流大学的研究不能仅限于从世界大学排行榜看一流大学的量化指标,也不能只是说一流大学应该有一流的本科、一流的校长和一流的管理等等。因为,当我们设问为什么世界一流大学有一流的本科、一流的校长、一流的管理的时候,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世界一流大学是有灵魂有精神的主体,只有一流大学的精神才能回答其之所以为一流的深刻道理。大学的精神即对大学核心价值与理想信念的坚守,其精神特质是在大学精神中体现出的特殊品位、志向、气质与神韵。世界一流大学坚信什么?他们有着怎样的大学理想?这些大学精神形成了他们怎样的文化与气质?本文试图回溯世界一流大学高度集中的欧美大学发展历史,并从大学本然状态的三维视角即本体精神、知识精神、实践精神来分析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特质,丰富当今世界一流大学的研究与理解。

一、历史源流: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来源梳理

纵观世界一流大学的布局可知,它们大多分布在欧美。这些大学如英国的牛津与剑桥,德国的柏林与海德堡,美国的哈佛与耶鲁,虽然都呈现出独特的个性,但一脉相承的它们还是有着共同的精神气质。为什么是这样?我们首先需要回顾现代大学的发展历史,从中探析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来源。

从历史传承来看,以欧美为主线的世界一流大学经历了古希腊、古罗马的博雅教育,德国洪堡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理念以及美国威斯康星思想的熏陶。尽管大学还在发展,但以上三个方面的历史传承深深烙印在这些大学的血脉中,成为变中不变的精神传统。

(一)古希腊、古罗马的博雅教育

博雅教育源自古希腊。第一个提出博雅教育的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他在《第七封信》中首次提到“Liberal Education”(原义为自由教育,后多翻译为博雅教育)。后来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提出,需要对城邦的公民进行既非必须又非实用的教育。尔后,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和《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专门讨论了自由知识与自由学科问题。他说,“探索哲理只是为想摆脱愚蠢,显然,他们为求知而从事学术,并无任何实用目的”。“只因人本自由,为自己的生存而生存……所以我们认取哲学为唯一的自由学术而深加探索”[1]P6。人们怎样获得自由知识?那只能依靠免于功利的长期的理论沉思,这是一种非功利的长期的思考,追求理论的基点与逻辑体系。亚里士多德还认为理论沉思关涉人和人类最高的善,“幸福就在于某种沉思”[2],其他的善都需要服从于这最高的善。

对于理论沉思的肯定养成西方一流大学的文化传统:第一,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柏拉图的“学园”外树立着警示牌,告诫“不懂几何者莫入”。高深学问的探究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天然的责任,越是抽象、越是艰难的知识反而越引起大学的兴趣,吸引大学师生不懈追问与持久探讨。第二,大学以理论知识的研究为荣。“谁能更善于并更真切地教授各门知识之原因,谁也就该是更富于智慧”[1]P4,最好的大学老师定是通透地懂得他所教那门学科原理的人。原理是在通透地理解某一问题领域的根本原因以后建立的,有着自身的逻辑起点与逻辑体系。探究与获得原理是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追求。第三,博雅教育的自由知识是为了人本身的。“自由知识本来就是为了引起我们思索,自由知识立足于自己的要求,不受后果支配,不期望补充,不受目的的影响,也不会为任何技艺所同化。”[3]没有功利目的,不受专业与就业影响的自由知识教育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共同秉承的传统。

(二)德国洪堡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理念

现代大学肇始于欧洲,中世纪欧洲大学乃其发源地。作为社会的行会组织,中世纪欧洲大学独立性很强并沿袭着保守的传统。由于大学的保守性,中世纪欧洲大学对于社会的变化并不敏感,当自然科学有了一定的发展时,大学并没有接纳它,自然科学也没有作为课程直接进入大学之门。直到十九世纪初期,德国威廉·冯·洪堡才在新人文主义大旗下进行深入的大学改革。他创立了柏林大学,并提倡教学与科学研究相结合,认为大学兼有双重任务:一是对科学的探索,二是个性与道德的养成。大学的组织原则是寂寞与自由,寂寞强调大学与社会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为政治经济利益所左右;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需要学术自由,寂寞与自由两者之间相辅相成。这既是一次大学顺应社会需要的改革,也是一次大学回归古希腊自由教育精神的变革。因为洪堡的科学依然是纯科学,即哲学,它的要义依然是“由科学而达致修养”[4]P30,显然还是经典博雅教育的精神志趣。但洪堡的改革开启了大学科学研究职能之先河,拉开了现代大学发展历史的帷幕。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研究对于大学的依赖以及大学对于科学研究的青睐日益加深。尤其是培根的“知识就是力量”,试图以实验科学链接科学与技术,让技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使得技术彰显出改造世界的极大力量。科学技术被引入大学后,大学由此成为以科学研究来改变世界的主体力量。

(三)美国的威斯康星思想

现代大学历史发展中的另一个重要事件发生在美国康奈尔大学与威斯康星大学。美国自南北战争后,更加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在此背景下,两所赠地学院率先开始改革。康奈尔大学顺应社会发展民主化的要求,提出大学目标是多样的,应该满足不同社会群体的需要;他们率先开办酒店管理专业,大学由此走出贵族性的限制。而威斯康星大学则提出著名的威斯康星思想,强调大学应该通过教学和科研为地方服务:一方面要为地方培养和培训人才,另一方面要为地方提供各种咨询。

由此,大学开启从社会边缘走向中心之路。大学不再是精英或贵族的专享品,而是普通民众共有的社会与人类资源。它不仅为社会培养人才,还依靠自己的教学与科研直接为社会提供服务。作为研究型的综合性大学,世界一流大学通过自己卓越的教学与科研为社会提供一流的服务。当今世界一流大学往往是国家科技发展战略的主体,从美国的“硅谷”到中国的“中关村”,均是世界一流大学通过卓越的教学与科研服务于国家的科技发展战略。

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来源于古希腊、古罗马的博雅教育,德国洪堡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理念以及美国“威斯康星思想”的历史传统。它们通过最为根本的为了“人本身”的教学、最为前沿的科学研究、最为卓越的社会服务彰显出独特的精神特质。

二、三维视角: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框架分析

当我们直面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时,需要找到一个基本的逻辑分析框架。已有研究有的认为大学精神包括“科学精神、自由精神、独立精神、人文精神、创新精神和批判精神等基本内容”[5]。也有研究认为大学精神包括精英精神、服务精神、科学精神、创新精神、民主精神、企业精神[6],还有学者认为大学精神中应有牺牲精神与爱国精神。这些表达一方面是基于时代精神的变迁,另一方面是基于各国国情的综合考虑。但这些均以归纳总结方式讨论大学精神,较少关涉大学主体本身的精神生长,而多顾及社会的需求,因为我们甚至可以说其他社会团体一样也有上述大学的精神。

因此,为了凸显大学主体本身精神发展的历史事实,我们尝试从大学作为信仰意义的本体、知识传承与创造的本职、实践活动的教育本身出发,即以大学的本体精神、知识精神和实践精神构成的三维分析框架来分析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特质。第一,大学历史传承中的自由教育、教学与科研相结合、大学为社会服务的传统,为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思考提供了思路:自由教育的超越意义能体现世界一流大学的本体精神,解释世界一流大学对于真理与普遍意义形上本体的信仰;教学与科研结合的双重功能可凸显世界一流大学的知识精神,阐释世界一流大学知识传承与创造的卓越追求;大学为社会服务的关怀品质则呈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实践精神,佐证世界一流大学教育实践内在与外在目的之卓越性。第二,哲学体系中的本体论、认识论与实践论的基本构架,也为本体精神、知识精神、实践精神的三维构架提供了合理依据。该三维构架既基于大学发展的历史传统,又以哲学思辨追求其完备性与合理性。

(一)作为信仰意义的本体精神

所谓本体,即终极的存在。本体在终极意义上是无内容的,正如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的“反省概念之歧义”中所指出的,本体乃归于“无”的第一种含义,即“无对象之空虚概念”,不可能建立与之相应的直观的概念[7]。作为终极存在的本体是无内容的,不能在人们的经验中形成表象,不能成为我们可以掌握的知识,即本体不能成为知识而只能信仰。在此意义上,本体精神只关乎信仰。故作为信仰意义的本体精神的说法符合哲学家们的判断。

大学有自己的信仰。信仰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柱,个人的信仰关乎他生活的终极价值,是他生活的意义所在。作为人类最高学府的大学,也有自己的信仰。它是大学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大学精神的集中体现。大学从产生之日起就以理性的态度对待世界。如巴黎大学产生于没有任何实际价值的“唯名论”与“唯实论”的讨论,如果没有对人本身以及真理追求的信仰,就不会支撑起巴黎大学的产生。现代世界一流大学一样有着信仰的支撑,它来自大学人对于大学的命运、大学的责任与义务以及大学对于世界未来使命与担当的理性思考。当这些思考成为长期的文化积淀时,会表现出大学的集体无意识与文化力量,大学的信仰便随之产生。生活于大学中的人们,因为大学文化的浸染,自觉地担当起大学的职责,从而表现出教育教学与学术生活中不计报酬不讲条件的信仰。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大学中的人们若仅仅凭着某种热情从事学术活动,而没有信仰的支撑,就缺少学术生活道路上的持续力量,很难有战胜寂寞学术生活的意志与勇气。

因此,分析世界一流大学的精神特质,作为信仰意义的本体精神十分重要。它能反映世界一流大学所追求的终极价值,解读世界一流大学信仰状态以及信仰力量的来源,回答他们为什么耐得住寂寞的学术生活等深层次的问题。

世界一流大学的信仰本体精神中,形上寄托和真理追求是其主要内容。“寄托给接受它的人们提供了合法的根据以肯定具有普遍性意图的个人确信”[8]。波兰尼的论述表明,寄托实际上蕴含着形而上学对于普遍意义的追求,而最为普通的寄托乃形上本体本身,因而,可称之为“形上寄托”。本体在终极意义上是“无”,有人会质疑大学把一个内容为“无”的东西作为信仰会妨碍大学知识传承与创新的功能。问题在于,如何理解这个“无”,对此康德关于人类理性自由的理论可以作出解释。他认为人的理性自由恰恰是对现实的存在说“不”,意味着现实本可以不是这样的,本可以更加美好。这就是人类自由的应然领域,人们通过“应当”表达人类的超越与自由,它就是那个具有否定意义的“无”。大学信仰的终极本体就是那具有否定意义的“无”。它是大学理性自由的应然,是大学超越现实的理想。从世界一流大学文化积淀的角度看,具备这种否定力量的精神集中表现为形上寄托和真理追求两个方面,这便是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两个内涵。可以说,只有形上寄托的超越性才能解释世界一流大学对于知识的理想,也只有对于真理的追求才能表达大学人一往无前不懈奋斗的勇气与智慧。恰恰是形上寄托和真理追求作为否定的力量,作为世界一流大学的信仰,推动着大学产生出源源不断的新知识,培育出一代代有着卓越才华的人。

(二)作为知识传承与创造本职的知识精神

大学主体的本源意义是知识的传承。无论是柏拉图的学园还是亚里士多德的吕克昂,无论是中世纪的博洛尼亚大学还是同时期的牛津、剑桥大学,因为培养贵族的知识与德性之需要,大学主要以知识传承为鹄的。但到了洪堡时期的德国,由于耶拿战败的耻辱,洪堡立志改革大学。为使国家富强,他指出科学研究的重要性,提出让学生通过科学学习而达到修养。于是,大学多出了科学知识的创造功能。基于洪堡的改革,德国大学在19世纪到20世纪中期表现出世界一流大学的风范。据统计,“在18201919年中,40%的医学发明是由德国人完成的;在18211914年,生理学中65%的有创建的论文出自德国人;在18211900年期间,德国人在物理学(热、光、电子和磁)方面的发明超过英法两国的总和”[4]P1。由此,德国大学模式开启了大学科学研究的时代,科学研究与知识创造成为世界一流大学追求的目标。

世人对世界一流大学精神特质的分析离不开大学的知识精神。因为大学的本职就是知识的传承与创新,作为研究型的综合性大学,世界一流大学自然成为科学知识创新的中心。因此,研究大学围绕知识传承与创新形成的精神特质,可以解释现代世界一流大学知识传承与创新机制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能成为当今世界知识创新的“发动机”等等。

原理知识探究与自由教育是世界一流大学知识精神的主要内容。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从学科知识体系看,高深学问集中体现在某一学科的原理上。对此,心理学家布鲁纳在其学科结构思想中的解释是:学科结构即作为原理的概念、概念体系及其方法,而原理精神则需要通过发现法才能养成。世界一流大学深知原理探究的重要,他们认为文科通过自主和自由阅读,理科通过自由思考与实验,能够培养学生发现新原理的能力。而其教育即以“自由知识”为核心的“自由教育”。可以说,原理探究与自由教育是世界一流大学知识精神中的一体两面。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