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从美国院校研究的三重三轻看中国院校研究的挑战与突破


2017-07-10 阅读次数:

从美国院校研究的三重三轻看中国院校研究的挑战与突破                  

 

 

摘要:对2011~2016年美国《院校研究新方向》丛书上的文章进行分析,结果显示美国院校研究存在重实践轻理论、重人员轻组织、重定量轻定性的现象。从中美比较的国际视野来看,赶上美国院校研究之重,补上美国院校研究之轻,既是中国院校研究面临的挑战,也是中国院校研究可能实现突破之处。

关键词:院校研究,中美比较,三重三轻

有组织的院校研究起源于美国,有力地推进了美国大学管理的专业化与科学化,对美国建设成为高等教育强国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大的高等教育系统,正在努力建设成为高等教育强国,并在自觉地向美国院校研究学习。经过近20年的探索,中国院校研究已经走过了初步形成的阶段,进入到规范发展的新阶段。[1]在此阶段,中国院校研究面临哪些挑战?又可能在哪些方面取得突破?以下以美国院校研究的现状为参照,尝试回答以上问题。

随着美国院校研究组织化程度的提高,美国院校研究会于1965年成立,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院校研究组织。该会于1974年出版至今的《院校研究新方向》丛书(New Directions for Institutional Research,NDIR)被誉为“美国院校研究的风向标”,是反映美国院校研究现状的一面好镜子。鉴于此,笔者以NDIR为资料来源,以此揭示美国院校研究的现状。在NDIR网站下载2011~2016年的所有23本丛书,内含167篇论文(截至2017年2月6日)。NDIR所刊论文没有关键词,美国教育信息中心(Educational Resources Information Center,ERIC)在收录NDIR论文时,给每篇论文加了叙词(descriptor,相当于关键词),笔者由此获得167篇论文的589个叙词,它们一共出现了1637次。对这些叙词进行词频排序和聚类分析,可以发现美国院校研究存在以下三重三轻现象。

一、研究取向上重实践轻理论

重视实践是美国院校研究的突出特征,具体表现为:针对实际的问题,运用实证的方法,追求实用的目的,旨在实践的改进。相比之下,尤其是与中国院校研究相比,美国院校研究不太重视理论。这可能是因为,美国院校研究在理论上已经达成了普遍共识,不需要再去关注;更有可能是因为,美国重视实用主义的文化传统,还有美国院校研究机构的职能定位,以及美国院校研究者的人员构成。中国主要有两类人员在做院校研究,一类是来自高教所、教育院系等学术机构的学者,他们教学与科研“双肩挑”,有很强的理论取向;另一类是来自学科办、评估办、发展规划处等行政部门的职员,他们没有教学任务,专职搞院校研究,有很强的实践取向。美国虽然也有这两类人员,但是前一类较少从事院校研究,后一类才是院校研究的主力。上世纪,留美归来的胡适奉劝中国学者“多研究一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真是深得美国学术的真传。今日美国院校研究者正是如此,对理论性主义的关注少,对实践性问题的关注多。他们身处实践岗位,关注实践需求,为了实践改进,而开展实践研究,既不太重视理论的运用,也不太重视理论的建构。[2]有事实为证,根据ERIC的叙词分类,在笔者调查所得的589个叙词中,属于理论类的叙词仅有归因理论、教育理论、社会理论、组织理论和试题项目反应理论,这5个叙词一共只出现了8次。

二、研究对象上重人员轻组织

院校是一种组织,其中还有系所、中心、部处等内部组织。一所院校就像一栋房子,里面有大小不一、功能各异的功能分区。早期的美国院校研究,包括今日的中国院校研究,非常关注院校及其内部的各级各类组织,像建房子、装房子或修房子那样研究院校。这就好比一个建筑设计师,关注在哪里建房子(好比院校选址、组织定位等),怎么把房子建得结实、高大、漂亮(好比院校的实力、层次、形象与声誉等),怎么对房子进行功能分区(好比校园规划、机构设置等),总而言之,重点关注的是房子自身。今日的美国院校研究则不然,它对组织自身的关注少了很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今日美国高校的组织稳定性很强,要么用不着研究,要么研究了也没用,因为很难对之进行调整。美国高等教育实行地方分权型管理体制,高校的管理重心是向下的。作为一个底部沉重的组织,高校要想对组织定位、组织部门、组织结构等进行调整,从决策到实施都很复杂,而且相当耗时费力。于是,从高校领导到院校研究者,一般不愿甚至不敢去碰组织问题。高校规模越大,越是如此。在此情况下,院校研究视野中的组织,更多的是作为研究背景(background),而非作为研究对象(object),院校研究的重点对象由组织自身转向组织中的人。统计数据显示,2011~2016年NDIR上描述人员的叙词多达57个,频数达到160次,其中描述学生的叙词最多,个数和频数分别为24个和90次,而同期描述各级各类组织的叙词一共只有19个,频数仅为51次。相比之下,组织在今日美国院校研究中的显示度是相当低的,受到的关注明显不如人员,尤其不如学生。今日美国院校研究的焦点无疑是在学生身上,一种专注于学生成功的院校研究新模式正在形成。从学生的录取率到学生的保持率,从学生的学术融合到学生的社交融合,从学生的学习投入度到学生的学校满意度,美国院校研究对学生的关注简直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之所以如此,主要有以下四个原因。第一,美国高等教育已经达到普及化水平,总体上是一个买方市场,学生在院校选择上有很大的余地,高校对生源的竞争非常激烈。第二,美国政府对高校的资助经费近年来虽然仍在增加,但支持力度大幅减小,以致高校(尤其是公立高校)在经费依赖结构上越来越偏向学生。第三,美国社会对高校的问责已经常规化、制度化,高校为应对社会问责,需要从学生那里收集证据,证明学校教育的成效。第四,美国高校盛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为了促进学生的学习与发展,重视基于证据而非经验来做有关学生的决策。在以上原因的综合影响下,学生成了今日美国院校研究的焦点。

三、研究方法上重定量轻定性

任何存在都有量与质两个方面,对于任何存在的研究既可以是定量的,也可以是定性的。缺乏定性的定量研究是在埋头拉车,缺乏定量的定性研究则是雾里看花。理想的研究是将定量与定性整合起来,理想的院校研究也是如此。然而,美国院校研究的现状与这个理想的距离还很远,因为它太偏重于定量,在定性方面比较薄弱。以NDIR为例,虽然它在历史上出过3期专辑(第34期、72期和136期),专门讨论定性研究方法及其运用,并在112期专门讨论如何将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整合起来以提高决策的有效性,然而在其发行至今的170期专辑中,这4期专辑所占的比重非常小,其他专辑大多以发表定量研究论文为主,近年来更是如此。2011~2016年,NDIR上描述定量研究的叙词满眼皆是,它们分布在“测量”、“数学运算”、“测试与量表”、“信息/通讯系统”(内含有关数据库的叙词)等多个词类之中,仅在“测量”这个词类就有60个,频数多达177次。与此同时,NDIR上描述定性研究的叙词屈指可数,访谈法和观察法作为定性研究最常用的资料收集方法,前者只出现了5次,后者则1次都没有出现。目前,NDIR很想改变这种重定量轻定性的现象,在自己的网站主页上公布了7个征稿热点,排名第3的就是定性研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三尺之冰非一日之功。在实证主义和客观主义的左拥右抱下,美国院校研究者大多对定量研究形成了路径依赖,走在这条路上才感觉舒适放心。他们在定量研究方面形成了很多制度化、标准化、程序化的套路,并有很多可资利用的调查量表、分析工具和数据库资源,走在这条路上可谓左右逢源、轻车熟路。不仅如此,他们往往还对定性研究存在一些误解。例如,以为客观性才是规范的标准,以为主观性有损研究的严谨性,以为决策者只对数字感兴趣,以为定性的文字只有得到数字的佐证才有作用。[3]诸如此类的误解挡在定性研究前面,使得很多研究者不愿走上这条其实别有风光的路。

用北京外国语大学许家金教授团队开发的Powerconc语料库分析软件,分别对2011~2016年23期NDIR丛书的主题、167篇论文的题目和摘要进行主题词提取,对之进行词频排序和聚类分析,其结果可以验证,美国院校研究确实存在以上三重三轻的现象。重实践、重人员、重定量的好处有很多,特别有利于提高院校研究的实用性、人文性和精确性,而轻理论、轻组织、轻定性的弊端也有很多,特别不利于提高院校研究的指导性、战略性和深刻性。纵向来看,今日美国院校研究的战略性减弱,事务性和技术性变强,一些IR部门变得就像IT部门,这与其“三轻”是密切相关的。横向来看,今日美国院校研究的强项在“三重”,弱项则在“三轻”。

在中国,因为相当一部分院校研究者是从高等教育研究领域转过来的,有的还在高教所、教育院系等学术机构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他们对理论是有偏好的,加上还有很多理论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中国院校研究一直很重视理论,强调理论与实践的互动共进。与今日美国高校的组织发展与变革处于平稳期不同,今日中国高校的组织发展与变革非常活跃,吸引也推动着组织成为中国院校研究的关注重点。在数据库信息系统建设严重滞后,高水平定量研究人才严重缺乏,深入开展定量研究受到诸多硬性制约的情况下,中国院校研究没有消极等待,而是扬长避短,致力于以专题研究为突破口,以案例研究为专题研究的基本方法,在定性研究方面着紧用力。面向未来,赶上美国院校研究的“三重”,补上美国院校研究的“三轻”,既是中国院校研究面临的挑战,也是中国院校研究可能实现突破之处。

参考文献:

[1]刘献君:《中国院校研究将从初步形成走向规范发展》,《高等教育研究》2011年第7期。

[2]赵炬明:《发展院校研究,建设现代大学》,载于赵炬明、余东升主编《院校研究与现代大学管理讲演录》,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3]Shawn R. Harper & George D. Kuh,Myths and Misconception about Using Qualitative Methods in Assessment. 2007,Vol. 136,5-14.

作者简介:雷洪德,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博士;黄敏,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来源: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