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中国高等院校部门预决算分析——以复旦大学为例(上)


2019-08-08 阅读次数:

摘要:本文以复旦大学为例,对我国高校预决算及财务管理的现状进行分析。发现高校预决算存在公开启动晚,预决算编制不完整、不规范等问题。高校预决算管理缺乏相应的监督机制,会计工作的综合管控能力明显偏弱,高校预决算偏离度过大,财务信息的真实度令人存疑。现行的部门决算报表没有充分考虑高校的特殊性,很多高校独有的项目并未反映在报表中。

关键词:高校预决算,预决算偏离度,预算管理

针对高校财务问题,我国先后推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7)、《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当前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通知》(国发办[2013]73号)等文件,教育部也先后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方法》以及关于做好高等学校财务信息公开的系列通知,同时《高校财务制度》和《高校会计制度》也在2012年和2013年颁布和实施。2014年教育部发布《关于公布〈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的通知》,要求高校需在201410月底前向公众公布财务状况,大多数高校开始报告预决算数据。伴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高校的宏观财务环境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作为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综合体,高校要谋发展就必须把“多渠道依法筹集资金”作为财务管理的中心任务,不断加强自身的财务管理[1]。但另一方面,由于教育事业的不断扩展而导致的对教育经费需求的不断膨胀又为高校筹集资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为了充分发挥学校筹集资金的最大效益,从而缓解这一矛盾,进而保障学校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行,加强学校的预决算管理势在必行。只有通过加强高校的预决算管理,才能真正实现高校资金的有效运行及成本的有效控制,从而缓解高校的资金压力。

一、文献综述

国内学者对于高校财务管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预决算编制和财务公开方面。预算指导着高校的各项管理工作,预算的滞后会影响高校管理工作的进行,资金下达不及时也会导致预算赤字缺口。吴洁、冷继波(2010)认为,目前很多高校在编制预算时,仍存在少纳收入的现象,导致预算内容不全面[2]。兰湘、彭欣菲(2006)指出,预算编制的内容应当参照学校的发展规划,这样编制的内容才能符合学校的长远发展[3]。在财务公开方面,魏建国(2017)认为,我国高校财务公开缺乏一个完整、系统、格式化的财务信息公开报告,并且缺少债务和捐赠方面的信息。此外,对比加州大学系统的年度财务报告,发现目前我国的高校接受政府审计,但不接受社会审计[4]

加雷斯·威廉斯将各个国家的高等教育经费分配划分为官僚控制模式、学院控制模式和市场模式。官僚控制模式指经济决策由校外机构如各级政府做出,资源会根据明确规定的分配标准拨付各院校;市场模式是指院校的生存直接依靠学术服务增值的做法;学院控制模式是院校有独立的经费来源,足以负担全部经费开支中的大部分。从整体上看,国外研究普遍认为预算执行偏差的原因主要是预算调整的随意性、拨款偏差、预算的修正三方面,而中国学者更多地把预决算偏离的存在归咎于超收超支以及缺乏对预算的监督制衡。

尽管目前国内外对于预决算的研究不在少数,但是还存在不足之处:首先,大部分文献研究对象都限于企业或政府部门,对于高校预决算管理的研究仍不足;再者,现有研究大多停留在理论层面,缺乏有针对性的、数量化、具体化的研究。本文选取了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高校——复旦大学作为研究对象,以小见大地对我国高校的预决算公开及其财务进行分析。

二、复旦大学预决算基本情况

截至20171231日,复旦大学有直属院(系)32个,附属医院16家。学校设有本科专业74个,拥有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35个,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41个,博士专业学位授权点2个,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点27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35个。在校普通本、专科生13361人,研究生19903人,留学生3486人。在校教学科研人员2948人。两院院士(含双聘)46人,文科杰出教授1人,文科资深教授13人,中组部“千人计划”163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99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136人。

(一)复旦大学收支规模和构造分析

1.复旦大学收入规模和构造分析。根据复旦大学2017年收支决算总表,复旦大学决算收入共由三项构成,分别为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和其他收入。“财政拨款收入”指高等学校当年从同级财政部门取得的各类财政拨款,包括财政教育拨款、财政科研拨款和财政其他拨款。“事业收入”指高等学校开展教学、科研及其辅助活动取得的收入,包括教育事业收入和科研事业收入。教育事业收入主要包括各类学杂费用,科研事业收入主要包括除教育部财政科研拨款以外的中央和地方科研经费拨款,以及通过承接科研项目、开展科研协作、转化科技成果、进行科技咨询等取得的收入。“其他收入”是指高等学校取得的除上述收入以外的各项收入,主要包括非同级财政拨款、投资收益、捐赠收入、租金收入、银行存款利息收入等。

复旦大学2017年收入总计754330.25万元,与2016年相比,增加42820.64万元,其中:财政拨款收入283389.05万元,占总收入的37.57%,增加4198.32万元;事业收入306758.91万元,占总收入的40.67%,增加33251.19万元;其他收入164182.29万元,占总收入的21.77%,增加5371.13万元(见图1)。

 

1 复旦大学2017年决算收入规模及构造

由于复旦大学收支决算总表中关于收入的决算只有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和其他收入这三项,且都占比较大。因此,本文对2012-2017年复旦大学决算总收入及三项主要收入的发展变化进行了分析。

从图2可以看出,2012-2017年复旦大学收入从466,491.15万元上升到754,330.25万元,年均增长率为10.09%,总体呈上升趋势,且2014-2016年上升速度较快。为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以2000年为基期,计算2000年不变价收入,结果表明总收入仍为上升趋势。对复旦大学总收入的主要构成的发展变化进行分析,可以看出财政拨款收入和事业收入总体都呈上升趋势且数额较为接近,多年来都是总收入中最重要的两个部分。值得注意的是,财政拨款收入增加并不是因为学生人数的增加,相反,近两年复旦大学的学生总人数有一定的下降,其增加主要是因为学校已获得“双一流”专项财政资金投入,但事业收入的不断增加与硕博研究生规模的增加和学费的上涨有较大的关系。除此之外,复旦大学2012年事业收入占比24.92%,财政拨款占比37.24%,而在2017年事业收入占比上升到40.67%,财政拨款占比仅上升到37.57%,由此可以看出事业收入取代财政拨款收入成为最大收入来源。

 

2 复旦大学2012-2017年主要收入趋势图

2.复旦大学支出规模和构造分析。根据复旦大学2017年部门收支决算总表,可以看出复旦大学决算支出共由五项构成,分别为一般公共服务支出、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社会保障与就业支出以及住房保障支出。复旦大学2017年支出合计647,074.19万元,与2016年相比,增加60,715.68万元。其中:基本支出332,903.76万元,占总支出的51%;项目支出314,170.44万元,占总支出的49%

按照支出功能科目划分,一般公共服务支出为313.08万元,占总支出的0.1%,比2016年减少112,74万元;教育支出622,266.26万元,占总支出的96.1%,比2016年增加56,241.42万元;科学技术支出15,003.41万元,占总支出的2.3%,比2016年增加28.31万元;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293.84万元,占总支出的0.1%;住房保障支出9,197.6万元,占总支出的1.4%,比2016年增加1,944.07万元。其中,教育支出为主要构成部分。

根据我国高等教育法规定,教育经费来源主要由国家财政拨款。高等教育法第60条明确规定,国家建立以财政拨款为主、其他多种渠道筹措高等教育经费为辅的体制,使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同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相适应。以2017年为例,复旦大学教育支出的本年收入合计为733,850.47万元,其中267,080.50万元来源于财政拨款,约占36.39%306,758.91万元来源于事业收入(其中:教育收费134,343.81万元),约占49.16%160,011.06万元来源于其他收入,约占21.80%。且对20122017年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可以发现,复旦大学教育支出的经费较多来源于事业收入,而较少依靠财政拨款。其他收入对复旦大学教育经费的贡献最小,复旦大学决算表中对于其他收入主要列出了其中的捐赠收入,因为捐赠收入日渐被视为衡量高校水平的重要因素,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复旦大学均获得过亿捐赠,捐赠收入约占其他收入的15%,但与国际上的一些高水准大学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如哈佛大学每年35%的运作经费都来自其旗下的捐赠基金,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对该校年度预算的贡献率更是高达44%

根据图3可知,复旦大学决算支出的主要构成为教育支出。因此,本文对2012-2017年复旦大学决算总支出及教育支出的发展变化进行分析。从图4可以看出,20122017年复旦大学支出从394428.60万元上升到647,074.19万元,年均增长率为10.41%,总体呈上升趋势,且2014-2015年上升幅度最大。为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以2000年为基期,计算2000年不变价支出,可以看出剔除通货膨胀因素后,总支出仍为上升趋势。

 

3 复旦大学2017年决算支出规模及构造

 

4 复旦大学2012-2017年主要支出趋势图

2012-2017年,复旦大学教育支出在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均在95%以上,是总支出的主要构成部分。近几年来,教育支出总体呈上升趋势,且变化趋势与总支出的变化趋势基本一致,说明总支出的变化主要受教育支出变化的影响。

(二)复旦大学财政拨款使用情况

复旦大学2017年财政拨款支出总计为283,338.54万元,其中基本支出133,264.2万元,占总支出的47%;项目支出150,074.34万元,占总支出的53%。相比于2016年,财政拨款支出中增加较多的为高等教育、来华留学教育和重点实验室及相关设施支出。高等教育支出的增加是因为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和捐赠配比资金等项目支出增加;来华留学教育支出增加主要是相关项目支出增加;重点实验室及相关设施支出增加是因为国家重点实验室设备购置支出增加。而在机构运行、高技术研究和其他科学技术支出方面决算数较上年有所减少。机构运行支出减少是因为科学事业费支出减少;高技术研究支出减少主要是因为2017年无高技术研究项目拨款,2017年支出决算数为2016年结转资金;其他科学技术支出减少主要是由于2017年青年千人计划项目列支口径调整。

根据2012-2017年复旦大学公布的财政拨款支出决算表,可见复旦大学的财政拨款基本用于教育支出和科学技术支出。由表1可知,2012-2017年复旦大学财政拨款主要用在教育支出上,连续六年教育支出占财政拨款的比重大于90%,而科技支出占财政拨款的比重均在10%以下。教育支出占比和科学技术支出占比多年来波动幅度较小,总体来说比较稳定,说明复旦大学对财政拨款支出的预决算管理较好。


 

 

 来源: 《现代教育科学》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