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国外高校德育地位、目标与实施途径研究


2019-12-25 阅读次数:

 摘要: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经历道德滑坡危机后德育重新受到国外高校的高度重视。其德育目标多与公民教育目标相近,且着眼于社会和人的发展需要,德育内容与方法注重以生为本、寓教于,其中公民教育中的法制教育和严肃校纪促进良好道德养成等做法颇具特色。借鉴国外经验,我国高校德育应重视德育目标的层次性与适切性。

关键词:国外高校,德育地位,德育目标,公民教育

一、曲折前行、重归正途的德育地位

尽管许多国家高校并未明确提出“德育”这一概念,但事实上在理念与实践中,多将德育置于非常重要的地位。这其中有一段曲折的历程:二战后尤其是20世纪50—60年代,美、英、法、日、德等国出于发展经济和应对冷战的需要,纷纷将培养高科技人才作为一大战略,教育领域全面开发智力,出现重智轻德的乱象,进而导致经济停滞、犯罪率上升、物欲横流、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等种种社会问题。英国著名学者汤因比指出:自从人类在大自然中的地位处于优势以来,人类的生存没有比今天更危险的时代了不道德的程序已近似悲剧[1]。西方一批著名科学家,包括7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于1989年的一次集会后发表宣言指出: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继续生存下去,避免世界性的混乱,就必须回首2500多年前孔子的道德智慧[2]道德荒漠造成的严重后果及广大有识之士的呼吁,促使各国政府和高校回归到重视德育、重塑德育重要地位上来。198610月在日内瓦召开的第40届国际教育会议上,与会国家纷纷强调要加强道德伦理、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等教育。

美国于19834月发表的《国家在危急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报告,将强化道德教育列为教育改革的重要措施。1987年里根在国情咨文中指出:学校要培养学生的爱国、修养、诺言、伦理道德、纪律等,以适应美国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要[3]1989年美国课程发展与管理委员会在其调查报告中强烈要求加强学校德育,指出应将德育贯穿学校的整个课程体系以及师范教育中,努力输送优秀德育师资,还应建立各级政府部门的统一德育管理机构。日本政府和高校也从重智轻德的偏向拉回重视德育的正轨。日本《21世纪教育目标》强调只有重视道德素质培养,才能使日本经济保持高速发展,并将德育列为教育目标的首位[4]。日本文部省1988年《教育白皮书》指出:道德教育在培养心灵丰富的人的过程中,担负着极其重要的作用。”1989年日本加强道德教育全国大会提出,德育是关系日本21世纪命运的关键,德育必须置于学校教育的首位。重视德育是英国高校的传统和特点。英国教育界的有识之士认为,只有在品德教育上舍得花钱,才能使学生的智力真正发挥作用。英国教育部在20世纪90年代初颁发《道德教育大纲》,规定学校教育必须加强道德和价值观教育。《联邦德国总法》规定,要“使学生具有必要的思想品质和行为标准,使他们具有为社会生活、发展科学技术而献身的精神和对自己的行为有责任感”。统一后的德国也在高校开设了多种多样的品德教育课程。俄联邦政府从20012015年连续颁发了3五年计划性的《公民爱国主义教育国家纲要》,其任务具体,部署全面,监管机构不断健全,经费逐年增加,凸显出对德育的高度重视[5]

二、切合学生实际、着眼合格公民的德育目标

德育培养目标是教育在道德品质培养方面的总体要求。高校德育目标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侧重点,有些国家并没有国家性的统一目标。但当代各国高校德育的目标基本上都与本国的整体发展目标相符合,着眼于有利于社会发展需要和人的发展需要,多围绕培养“合格公民”这一核心,突出群体意识和国际协作意识,具有时代性、全球性、多元性、开放性的特点。

美国高等教育普及程度很高,各高校并没有统一的德育目标,但公民教育目标便是其高校德育目标。多年来,美国高校一直强调培养学生的“美国精神”,使之成为对国家承担责任与义务并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的“责任公民”。英国高校虽同样没有统一的德育目标,但均将“德行、智慧、礼仪和学问”作为教育目标。从各高校德育实践中可概括出其德育目标有四:一是培养学生良好社会意识和公民意识,认识自身的权利、责任和义务;二是培养学生正确处理个人与他人关系的能力,乐于参加各种志愿活动;三是形成诚实、勇敢、无私的优良道德品质;四是熟悉本国以及其他国家历史和文化的精华,并从中汲取道德营养。日本的德育目标是培养学生具有坚韧、勇敢、勤劳、守纪的道德心,为发展民主社会与国家、为和平的国际社会做贡献的日本人[6]19967月日本第15届中央教育会议的咨询报告对德育的要求是:能够自律,善于和他人协调,善于为他人着想,感情丰富和充满人性。法国多年来的德育总目标是培养积极参与社会的合格公民,使学生具有公民的责任感和热爱法兰西共和国的品质。统一后的德国的德育目标是培养学生形成良好品德,培植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及民族精神。新加坡教育部1998年的《理想的教育成果》提出,大学生应具备的品质要求有四:一是品德高尚,深厚的文化修养,尊重差异,对国、对家、对社群尽责;二是笃守多元种族及精英原则,深明国家的局限又能寻找契机;三是优雅的社会使者;四是勤奋向上,敬业乐群,重视他人的贡献等[7]。俄罗斯是公民教育的后发型国家。苏联解体后,面对社会思想混乱尤其年轻一代公民素质下降的危机,俄联邦政府认识到,公民社会和法治国家建构的基础,是青少年公民素质的提高。《2010年前俄罗斯教育现代化设想》提出:德育的首要任务,在于培养学生的公民责任感和法制意识、崇高精神和文化素养、创新意识、独立能力、宽容性以及成功实现社会化和有效适应劳动力市场要求的能力。”[8]俄罗斯公民教育目前虽已取得较好成效,但仍处于探索发展阶段。由于公民教育基本是舶来品,俄学者提出要结合俄罗斯的实际国情不断吸纳本国优秀的文化传统,使之进一步本土化

需要指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高校的德育目标存在一定的差异,即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多已达到大众化乃至普及化程度,其大学更多培养的是社会普通劳动者,故其德育目标同样具有大众化特点,一般等同于其公民教育目标。而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尚处于精英教育阶段,其所培养的人才是相对少数的精英人才,故其德育目标的要求较之一般的公民教育目标要更高。

三、以生为本、寓教于隐、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德育内容与方法

国外高校德育内容的核心是公民教育,具体包括爱国主义教育、主流价值观教育、伦理道德教育、宗教教育、法制教育、职业道德教育、人权教育、健康心理教育等。而德育模式与方法则是林林总总、各呈异彩。例如,德育课程教学、各学科渗透性教学、校内实践与社会实践活动、校园环境与校风建设等,具体的方法就更是琳琅满目。其最为重要的特点有二:一是反对道德灌输与说教,一切“以生为本”,高度重视学生在德育过程中的主体地位。二是注重“不经意”的隐性教育,使学生在无意、无形之中受到良好道德元素与精神的感染、熏陶。

(一)法制教育是公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代社会,法制对于国家正常运行与社会、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公民知法、守法、爱法的程度也是衡量其道德素养的重要标准。国外高校多将法制教育作为其公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现在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法制教育内容环环紧扣,形成层次分明、运行有序、系统完善的教育体系,而高校在整个教育系统中率先开展法制教育。美国高校早期的法制教育以使学生知法、守法为目的,着重通过课堂教学,进行司法系统和法律程序、法律条文的基本知识的传授。但美国教育界、司法界的许多学者不满足于这种单一向度的法制教育。1978年,在美国法制教育之父伊萨多·斯塔的推动下,美国颁发了《法制教育法案》,正式以立法形式确定了法制教育的名称和定义。此后,高校法制教育除培养学生知法、守法外,还注重将其中使用的批判性思维技巧传授给他们,使学生更成功、更有学识地在法制社会中行使职能”,鼓励学生对现有法律进行批判性思考、质疑,“给青年人提供另一种理解社会的方式和一些可以使他们参与制定和改善法律的工具”[9]。其教学方法也由原先的知识灌输改为以案例式、模拟式教学为主的方式。同时,其依法治国理念完全内化在依法治校的办学现实中,学校一切活动均以国家法律、大学章程为准,使学生在依法治校的校园实践中得到浸润、熏陶。

英法等欧洲国家同样相当重视法制教育。其国民的法制意识很强,不仅知法、守法,而且用法、护法。英国法制教育没有统一教材,课堂教学由教师自行设计,这使其教学方法更为丰富多样,更注重教学过程的互动性和启发性。法国教育管理部门要求教师将法制教育作为自身不可推卸的职责,努力帮助学生提升法制观念和素质。教师多紧密结合校园生活中的实例和社会上的法律案例开展教学[10]

日本高校的法制教育除了培养学生具有普通合格公民应有的法律素质外,还针对各专业要求,开设与本专业相关的行业法律课程,以使学生就业后更好地遵守、应对行业的各种法律规定。除必修课外,高校还开设不同内容的法制教育选修课,供不同学习兴趣、不同就业取向的学生选修。

(二)以严肃校纪为手段促进良好道德的养成

纪律属于道德的范畴。它既是道德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又是道德教育的有效方法——以约束性方式遏制人的违反道德的行为,并促使人的良好道德的养成。良好道德的形成既需要个体的自律,也需要依靠他律,即依靠相应的纪律制度来支撑,诚如罗尔斯所说,“离开制度的正当性来谈个人的道德修养和完善,甚至对个人提出各种严格的道德要求,那只是充当一个牧师的角色”[11]。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Durkheim.E)指出:纪律精神是促使道德价值观内化过程的最基本的要素,纪律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人格的发展,学校纪律并不只是维持教育教学秩序,它“实质上是一种不可替代的道德教育工具”,由此他认为“一个没有纪律的班级不会有道德”[12]

国外学生一方面很自由,一方面又受到学校严格的校纪约束。例如,《今日美国》报道,“美国德克萨斯州“三河学区”(Three Rivers)的学校理事会以60的投票通过了一条体罚令,学校校长和纪律检察长有权力利用板子惩罚不听话的学生。大学的学生守则一般都对学生的道德品质有着明确严格要求,例如:考试不得作弊;学术研究不得弄虚作假、抄袭剽窃,必须严守学术规范;个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努力成为有责任感的公民,等等。制定严格的文本纪律后,学校便不再有人去专门管理学生,而是充分发挥学生的自觉自律性,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在遵守纪律前提下,不断发展个性。美国斯坦福大学1921年便制定了自律与他律相结合的荣誉制度,所有新生入学时均必须在遵守该制度的誓词上签字。该校所有考试均无监考人员,教师发放试卷后即离开教室;学生考完后需在答卷上签字保证无作弊行为。学校如果查实某生作弊,即开除其学籍。这一严格的纪律约束有利于学生形成诚信品德和高度的责任感,也可增进师生间的相互信任。又如,以文明礼貌、遵守秩序著称的新加坡,其高校学生如果违反校纪将会受到学校的严惩。

四、借鉴:重视德育目标的层次性与适切性

我国高等教育也已进入大众化阶段,而现有的统一的德育目标仍是着眼于精英式高等教育的目标要求。实际上,“精英文化遗产不会自动地、同样地对所有接受它的人都有利”[13]。对大众化阶段的大学生而言,德育目标如果过高、过于整齐划一,将难以切合不同学生群体实际,使人可望而不可及,很难产生实效性。事实上,人的思想境界和道德发展潜能不可能整齐划一;德育的目标也应体现因材施教的原则精神。因此,建议以中央关于普通高校总的德育目标为依据,分层次、分类型制定适合本层次、本类型高校学生特点的相应的德育目标。同时这个“分层次”不仅针对不同层次的学校,也针对同一层次高校中的不同层次学生——同一层次、类型的学校还可根据学生具体情况继续制定分层目标:针对普通学生群体或针对道德发展潜能更大、思想品德上更为优秀的学生群体。

参考文献:

[1](英)汤因比,(日)池田大作.展望21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5390425—426.

[2]张应强.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的高等教育[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3]冯增俊.当代西方道德教育[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2217.

[4]李义军.日本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现状分析及启示[J].国外理论动态,20089):91—94.

[5][8]雷蕾.俄罗斯现代德育体系的三重向度[J].比较教育研究,20155):1—6.

[6]瞿葆奎.日本教育改革[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464.

[7]贾仕林.“中日新三国高校德育目标、内容比较研究[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04):64—66.

[9]帅颖.美国法制教育的历史演进及其启示[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3):125—129.

[10]Edward F. DerocheMarry M. Williams. Education Hearts and MindsA Comprehensive Character Education Framework[J].Curriculum Design1998214.

[11](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22.

[12](法)爱弥尔·涂尔干.道德教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13](法)布迪厄.继承人——大学生与文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29.

作者简介:冯仰生(1975—),男,江苏邳州人,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



来源: 《江苏高教》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