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创新驱动模式研究(下)


2020-09-04 阅读次数:

 (二)“有形的手”与“无形的手”交叉使用,增加学生学习动力与压力

1.“有形的手无形的手含义解析

“有形的手”与“无形的手”最初来源于经济学研究中,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无形的手”即“看不见的手”,指的是市场运行规律;“有形的手”即“看得见的手”,指的是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与行政手段。

本文中“有形的手”指的是高等教育自身可控的教育制度、教育内容、教育实施、教育流程等高校校内因素。高等教育有效的调动高校校内资源要素,对学生学习与未来发展给予方向性引导,同时对学生的学习状态与效果进行管理控制,主要包括学分制与弹性学制等教育制度的推行,专业课程设计等教育内容的修订,校内外实践环节等教育实施方案的拟定,以及实现学生专业素能全面提升与社会需求契合的人才培养流程设计。

首先,韩国高等教育全面实施学分制与弹性学制,为学生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提供制度上的保障。韩国高等教育以受教育者为中心,建立较完善的学分制度与弹性学制,更好调动学生参加校内外实践活动的积极性与主动性。高校在人才培养方案中设计社会实践活动的必修学分与选修学分,学生可以申请休学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学生自主学习的权利得到制度保障。其次,韩国高等教育在教育内容设计方面,以德鲁克经验主义学派指导思想“实践—理论一再实践”理念为基础,通过反复的理论与实践活动,促使学生更好的完成社会实践任务。第三,为强化实施实践环节的效率与质量,韩国高校将校内实践环节渗透进专业教学课堂,实现校内专业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的紧密结合,通过提高校外实践活动质量,进一步提升学生的全面素能。第四,基于以上三点,以教育制度为保障,以教育内容为基础,以教育实施为中心,形成韩国高等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的教育流程体系。

本文中“无形的手”指的是高等教育无法通过使用计划、组织、领导、控制等管理职能进行调节的高校校外因素。如对学生学习产生间接影响力的来自社会层面的政策法规,就业环境与家庭状况等校外因素,主要包括男生服兵役制度、就业环境压力、家庭经济负担等。

第一,兵役制度对韩国高校男生的影响。韩国实行义务兵役制,韩国兵役法规定,凡是2030岁的男性公民经兵役厅体检合格均服从国家兵役制度,服役时间按照兵种不同略有差异,一般在24个月左右。大部分学生为保持未来工作的连贯性,选择在大学二年级休学服兵役,兵役结束后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韩国男生普遍反感兵役义务,一是认为服兵役很辛苦,二是认为服兵役会导致学习失去连贯性,影响学习效果。但客观地说,军队生活对男生吃苦耐劳精神、人际交流沟通能力等基本素能的提升产生积极效果,服过兵役的男生在心理与行动上更成熟,更珍惜大学校园学习机会,对个人未来职业生涯规划更有自信。

第二,就业压力与终身学习理念对韩国高校学生的影响。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开始,韩国就业岗位不足的问题就开始初步显露,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再次将韩国就业岗位不足的问题推升到国家问题上来,在就业问题上受到影响最大的是高校毕业生。影响失业率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毕业生不去主动尝试就业,而是为找到满意的工作岗位在毕业后参加学院或职业培训机构组织的各种培训。企业在韩国高等教育专业人才培养过程中扮演着无形的手角色,客观上提升就业竞争的激烈程度。韩国企业人才招聘将高校毕业生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与参加社会实践情况作为判断毕业生对本职工作的态度与专业水准,因此,部分韩国高校学生在修满毕业学分前会放弃部分不够优秀的学分。

同时,韩国倡导终身学习理念,构建完整的终身教育体系,使终身教育得到立法的实践和普及,企业强调员工进入企业后的再学习并作为职员考核晋升的评价指标之一。就业形势的压力与韩国企业向社会传递学习重要性的信息,倒逼高等教育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重视学生专业素能培养,特别是知识应用能力的培养,倒逼学生在高校学习期间投入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提升个体专业素能,这有助于高校形成良好的学习环境氛围。

第三,韩国家庭经济负担对韩国高校学生的影响。韩国是一个拥有5000多万人口、鼓励多生育的国家,每个家庭一般都要供给23名大学生,因此,韩国家庭的经济负担很重。韩国高校学费按学期收取,一年两次收费,主要由期成会费、听课费、入学金三部分构成,根据高校性质不同、学科专业不同学费差异较大,相比于国立大学与公立大学,私立大学学费更高,以首尔地区学费较贵的私立大学为例,人文、语言、社科类专业学费最低需要约450万韩元/学期(约2.7万人民币/学期),理工科、体育类专业其次,约550万韩元/学期(约3.3万人民币/学期);医学、音乐、艺术类专业学费最高,约600万韩元/学期(约3.6万人民币/学期)。截至20178月,韩国劳动者人均月收入为243万韩元;截至2016年底,韩国55.1%的家庭妇女没有正式工作,因此,高校学生大多利用假期和周末时间去各类企业、团体、组织打工。这一方面锻炼学生社会实践能力与吃苦耐劳精神,另一方面刺激学生充分认识高校学习时间与学习机会的珍贵性。

2.“有形的手无形的手驱动模式运行机理

压力在一定条件下可转化为动力,适度压力可促使学生不断产生新的学习动力。韩国高等教育交叉使用“有形的手”与“无形的手”一方面激发学生学习动力,另一方面给予学生适度的学习压力。如图2所示,韩国高等教育交叉使用有形的手无形的手模式,主要通过有形的手为学生学习提供方向性引导,为学生打造良好的自主学习平台与各种形式的发展路径,学生可结合自身特点进行选择。

“有形的手”为学生注入“我要学习”的动力,通过完善教育制度、教育内容、教育实施、教育流程促进学生在正确路径上选择正确方式完成学业。韩国高校重视实践在专业人才培养中的作用,根据培养目标设计教育课程与相应的学分制度,按照学习过程的“刺激-反应模式,通过采用推式教育将学生推送到校内外参加实践环节,让学生通过实践认识自身专业能力的差距,同时高校借助外部环境这只无形的手,使学生在社会实践过程中接受就业形势与职场竞争等环境刺激产生学习压力,激发学习动机;之后高校通过使用拉式教育激发从实践中重新回到课堂的学生学习兴趣,帮助学生将“要我学习”的压力转化为“我要学习”的动力,经过“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理念指导的流程再造,学生再次回到校园后学习动机是强烈的,学习兴趣是浓厚的,学习态度是积极的,学习目的是明确的,学习效果是更佳的。当学生学习动力减弱时,高校使用“有形的手”将学生再次推送到校内外参加实践活动,如此循环往复,不断地为学生注入学习动力,激发学生学习动机,提升学生学习兴趣与学习效果。而每完成一个循环,学生的专业理论水准与实践能力均可得到阶段性的提升,总体上呈现螺旋上升的趋势。

五、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创新驱动模式

韩国高等教育在长期实践过程中形成具有本国特色的“推式教育”与“拉式教育”相结合、“有形的手”与“无形的手”相结合的人才培养驱动模式,激发学生学习动机与学习兴趣,调节学生学习动力与学习压力,提升学生学习效果。以“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理念设计专业理论课程与校内外实践活动,以学分制与弹性学制为制度基础,结合校内外社会实践活动为学生提供实战机会,综合使用“推式教育”与“拉式教育”驱动模式,这一系列管理方法的使用实质是高校通过“有形的手”控制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效果。同时,学生在校外实践过程中不仅会感受到专业能力的不足,还能感受到来自社会环境、就业形势与家庭状况等“无形的手”带来的学习压力,并激发学生学习动机。高校使用“拉式教育”驱动模式将学生的学习压力转化为学习动力,提升学生学习兴趣与学习效果,继而提升专业人才培养质量与社会需求的契合度。总结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创新驱动模式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先推后拉”“推拉结合”创新驱动模式

理论来源于实践并指导实践,没有专业理论基础,社会实践是空洞的,即使优秀的学生也只能“只知其然,难知其所以然”,这不符合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初衷,同样,理论是需要实践检验的。对高校学生进行“拉式教育”,采用各种方式实现精彩的理论讲解、案例教育,没有社会实践锻炼机会,学生学习过程中是枯燥的,不利于其学习动机与兴趣的形成,学生毕业后会表现出职场生活适应周期长与创新实践能力不强的短板。高校教师通过传授专业基础知识,并使用“推式教育”引导学生参与实践,让学生在实践中发现自身不足,配合使用“拉式教育”激发从实践回到课堂的学生学习动机与学习兴趣,使学生产生“我要学习”的动力。如此循环往复,形成“推拉结合”驱动模式,在学生4年专业学习中反复进行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环节。这正是目前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过程中所需要进一步夯实的。高等教育应配合使用推式教育拉式教育,采用先推后拉”“推拉结合的驱动模式为学生更好地接受专业教育提供必要的引导与管控。

(二)“有形加无形”“无形胜有形”创新驱动模式

韩国高校使用“有形的手”将学生推向社会实践活动,给学生机会近距离接触社会与职场生涯,一方面可以使学生实践课堂所学的专业理论知识,另一方面通过使用“无形的手”给学生施加学习压力,实质是为激发学生学习动机,控制学生学习效果的管理行为。韩国高校使用“无形的手”主要是利用韩国社会环境、就业形势等特点向学生传递应该珍惜校内学习机会的信息,给学生施加应该努力学习的压力。学生参加社会实践并感知竞争环境的激烈程度与教师在课堂上介绍社会竞争环境给学生施加压力相比,学生不会认为学习压力来源于高校与教师,不会对课堂产生逆反心理,反而会形成社会环境“要我学习”与“我要学习”的紧迫感与责任感。高校应充分重视社会力量这只“无形的手”,配合使用“有形的手”调节学生学习压力与学习动力的转换,管理控制学生的学习效果。“有形加无形”“无形胜有形”驱动模式也为我国高等教育在创建“双一流”大学、提升应用型大学人才培养质量方面提供重要借鉴。

六、研究结论与启示

本文结合心理学与管理学基础理论,总结出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模式的主要特点,详细描述了“推式教育”与“拉式教育”“有形的手”与“无形的手”含义与驱动模式运行机理,并提炼出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创新驱动模式。“先推后拉”“推拉结合”,“有形加无形”“无形胜有形”的创新驱动模式是韩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过程中形成的特有模式,为韩国高等教育自上而下落实人才培养政策制度与教育体系的顺利运转,起到了润滑疏导的作用,为培养社会需要的专业人才提供有力的保障与支撑。同时,“先推后拉”“推拉结合”,“有形加无形”“无形胜有形”创新驱动模式对于我国高等教育提升专业人才培养质量,研究型高校争创世界“双一流”名校、应用型高校培养社会需要的专业人才提供了案例启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应多围绕高等教育体系顺利运转、更好地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专业人才谋篇布局。通过教育界与社会各界的横向、纵向融合,获取更多的资源,营造更有力的教育环境氛围,打造中国特色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模式,不断推动高等教育改革与创新深入发展。

主要参考文献:

[1]孙盘龙,辛斐斐.韩国高水平大学建设计划成效及对我国双一流建设的启示[J].现代教育论丛,2018,(6):86-91.

[2]张雷生,文春.韩国的世界高水平大学建设研究[J].江苏高教,2013,(2):146-149.

[3]张雷生.韩国高等教育政策改革最新动向[J].现代教育管理,2010,(8):112-115.

[4]赵俊芳,安泽会.韩国“WCU计划实施述评[J].高等教育研究,2016379):101-109.

[5]李东航.产业结构升级背景下韩国高教结构调整及其启示[J].高教探索,2014,(3):71-76.

[6]朱春楠.高等教育国际化视阈下的韩国创新型人才培养分析[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210-215.

[7]谢弦,林萍.市场营销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5665237.

[8]李滨,覃素香.消费心理学[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05.

[9]马莉莉,丁安华,林至颖.推式拉式:高等教育驱动机制的转型[J].中国高等教育,2014Z119-22.

[10]孙龙.韩国高校市场营销专业推式教育拉式教育实践模式研究[J1.考试周刊,20167816-17.

[11]SongJ.E.Effect Analysis of Career Decision Self-Efficacy and Career Attitude Maturity of Job Placement Program for College Students[D].Kyongg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20131.

[12]韩国统计厅.KOSIS 100大指标雇佣·劳动:青年层(15-29岁)失业率[DB/OL].韩国统计厅,2018-5-2. http//kosis.kr/conts/nsportalStats/nsportalStats_0102Body.j spmenuId=12&NUM=1127.

作者简介:孙龙,山东交通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消费心理与行为研究;张宁,山东交通学院讲师,主要从事韩国高等教育研究;楚金华,山东交通学院教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研究,本文通讯作者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