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澳大利亚高教产业跌入“至暗时刻”


2020-09-13 阅读次数:

 多年来,教育国际化为澳大利亚带来了巨大利益。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澳大利亚关闭边境,数十万国际留学生不能返回校园,各高校的学费收入锐减,被迫裁员、卖楼甚至合并,澳大利亚高教产业进入“至暗时刻”。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将教育视为出口产业,大力推进教育国际化,使得澳大利亚成为世界第三大国际学生英语学习目的国和第四大高等教育目的国,教育产业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四大出口产业。由于越来越多的国际留学生进入澳大利亚高校,因而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化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与国际影响力。然而,新冠肺炎疫情迫使澳大利亚关闭边境,数十万国际学生不能返回校园,各高校的学费收入锐减,被迫裁员、卖楼甚至合并,致使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进入“至暗时刻”。

教育产业迅猛发展

澳大利亚教育国际化政策始于1951年的“科伦坡计划”,该计划面向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留学生提供援助奖学金,被录取的留学生需缴纳一定数额的学费,但可以部分或全部减免。澳大利亚从1979年实施《外国留学生收费条例》,该条例规定留学生必须缴纳全部培养成本三分之一的费用以及约占大学培养费10%的海外留学生费用。

到了20世纪80年代,面对贸易全球化趋势,澳大利亚政府采纳了《杰克逊报告》的建议,该报告提出“教育应该被视为一种出口产业,澳大利亚教育服务中的国际贸易有可能成为本国一种重要的新兴产业,具有很大潜力”。1985年,澳大利亚政府正式实施“教育出口”政策,各教育机构向国际留学生收取全额学费,并允许学校将学费收入部分留存,以便进一步营销推广,提升留学生课程的质量。澳大利亚由此开始进入教育国际贸易时期,前往澳大利亚的外国留学生人数与日俱增。澳大利亚很快成为继美国、英国之后的第三大教育出口国。

据澳大利亚教育部发布的数据,2019年在澳留学的国际学生已经从1980年的7500人增长到95.7万人。其中,参加高等教育的留学生为44.2万人,占据了半壁江山。中国留学生达26.1万人,占全部国际留学生的27.3%。大量留学生为澳大利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2019年,国际教育产业为澳大利亚带来了410亿澳元收益,比2018年增长了14.5%,支持了26万个工作岗位,是仅次于铁矿石、煤炭、天然气的第四大出口产业。

疫情造成惨重损失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后,澳大利亚政府先是在2月初禁止中国留学生入境,3月底宣布封锁边境,导致众多已经或即将赴澳留学的学生无法到校,国际学生的学费不能如期缴纳,与留学生有关的租房、服务等行业也陷入停滞,全澳各学校的经济收入都受到严重影响,其中高校尤为突出。

代表全澳39所高校的游说团体澳大利亚大学联合会首席执行官凯特琳娜·杰克逊认为,澳高等教育产业收入保守估计将减少30亿澳元至46亿澳元。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的研究显示,过去10年,澳大利亚留学生数量增长了137%,高等教育产业靠学生获得的收入中有40%来自留学生。然而,教育成本上升让很多学校在疫情暴发前就已经难以保持收支平衡,现在则很可能面临巨大的财务困难。

该所用数学模型模拟了澳大利亚关闭边境长达18个月受到的影响。结果显示,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在今后3年的累计损失或高达190亿澳元。短期内,因为留学生无法来澳大利亚求学,澳高等教育产业将在今年损失20亿澳元学费收入。从2020年至2023年,澳大利亚大学将损失100亿澳元至190亿澳元,而且这还要取决于向留学生重新开放边境的速度。由此还将给澳大利亚国民经济带来200亿澳元至380亿澳元的损失。该所政策研究员彼得·赫利说,旅行限制每实施6个月,由于留学生不能入学带来的经济损失,相当于失去一次整个汽车制造业。

裁员+卖楼+合并

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澳大利亚各大高校面临财政悬崖,在未来几个月内,澳大利亚高校可能会永久失去数千名研究人员。澳大利亚大学联合会此前估计,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整个大学部门将失去21000个工作岗位,此后还会更多。澳大利亚八大高校联盟预测,由于缺少国际留学生,澳大利亚八大高校或将失去6700个工作岗位。除了4400名短期合同工可能被裁外,2300名专业研究人员也可能保不住饭碗。

墨尔本大学在8月5日正式宣布裁员450人。墨大校长邓肯.马斯克尔称:“这个决定是没办法的办法。”去年,墨大的国际留学生数量占全部学生总数的44%。从2020年至2023年,国际留学生流失将造成10亿澳元的损失,今年损失达3.1亿澳元,明年为3.8亿澳元。

莫纳什大学表示,由于国际留学生学费收入跌至低谷,预计2020年学校经费将出现3.5亿澳元缺口,因而计划在年底之前裁员277人。在裁员之前,莫纳什大学已经尝试过削减奖金、加薪推迟到2021年、高级管理层减薪20%等措施。

阿德莱德大学员工投票愿意接受3.5%的临时降薪以保留200个职位,但由于疫情给大学带来的巨大损失,仍然有数百人不得不被解聘。

新南威尔士大学已要求493名员工自愿离职,并削减了25%的管理层人员。在裁员的同时,学校还将院系数量从8个减少到了6个。

悉尼科技大学也表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依旧无法针对国际留学生开放安全通道,让他们顺利返澳,那么该校的损失将高达2亿澳元,明年要裁员500人才能维持收支平衡。

悉尼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大学面临着4.7亿澳元预算缺口,可能会首先考虑从基础设施团队裁减人员。迪肯大学也宣布将裁员400人。

昆士兰大学发言人也证实,除非不久之后国际留学生能重新进入澳大利亚,否则将不可避免地需要采取更严格措施,一些人将不得不离开大学岗位。

位于墨尔本的斯威本大学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国际留学生人数减少,该校面临超过1.5亿澳元的赤字。该大学警告工作人员要做好失业准备。与此同时,为缓解压力,学校更是直接宣布出售购入仅一年的办公楼。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也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正加紧计划以1.2亿澳元价格出售一栋14层的大楼。

南澳大利亚州拥有3所公立大学,分别是弗林德斯大学、南澳大利亚大学和澳大利亚八大高校之一的阿德莱德大学。因为疫情的缘故,阿德莱德大学收入大大减少,新任校长凯瑟琳·布兰森近期表示,该校最近正在与南澳大利亚大学和弗林德斯大学探讨合并事宜。但在正式开展合并工作前,要讨论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有报道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各高校收入减少,现在是考虑3所高校合并的最佳时机。一旦合并,会有更多的预算来投资研究和基础设施,这将使大学的排名更高,并吸引更多更好的学生。

对于各高校纷纷裁员,澳大利亚八大高校联盟首席执行官薇琪·汤姆森表示,研究人员一旦离开高等教育行业,很可能是“不可逆”的,哪怕以后经济状况好转,他们可能也不会再有机会回来继续工作。澳大利亚各高校所作的裁员决定,意味着要付出人才永久流失的代价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