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战略规划引领年轻大学发展:悉尼科技大学的经验与启示


2021-01-02 阅读次数:

 摘要:悉尼科技大学作为一所年轻的综合性大学,建校三十多年迅速崛起并取得卓著成果。该校坚持以大学战略规划为引领,通过战略实施推动大学快速发展。《UTS2027战略》立足于四大领域,包括以实践为导向的人才培养战略、追求卓越的科学研究战略、推动社会变革的服务社会战略以及跨文化和全球视野的国际化战略。同时,该战略呈现出四大特色,即强调持续改进的战略规划理念、制定多元利益主体认同的战略目标、注重灵活弹性的战略调整、依托持续性评估不断优化的战略成效。解读并分析悉尼科技大学的经验对我国年轻大学的发展有所启发:要以战略规划为引领,制定清晰可行的战略目标,完善战略规划实施的体制机制,重视战略评估以应对外界挑战。

关键词:战略规划,战略管理,悉尼科技大学

战略规划是大学在面对复杂形势时所选择的符合自身发展要求、面向未来解决深层次发展问题的工作方案,是大学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被视为引领大学发展的“灯塔”。[1]进入21世纪,国际上一批年轻大学通过高水平的战略规划实现了大学快速发展,迅速跻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改变了人们对一流大学建设需要上百年积淀的传统认识。近几年,国内相继创办了西湖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的年轻大学,这些大学作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创新的试验田,如何通过跨越式发展在较短时间内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世人给予了高度关注。澳大利亚的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UTS)作为一所年轻大学,办学32年迅速跻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被QS世界大学排行榜(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评为五星级高校,7年内跃升了139个位次,从2014年的272位上升到2021年的133位,[2]2021年在QS校龄小于50年的世界年轻大学排名中,位居全球第十一,全澳第一。[3]其人才培养质量得到社会广泛认同,被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评为学生培养质量最佳大学,在澳大利亚雇主协会开展的评估中名列澳大利亚各大学的首位。[4]科学研究方面,2018年在澳大利亚政府主导的卓越研究(ERA)评估中,其超过70%的研究被归类为高于世界标准远高于世界标准[5]社会服务方面,2018年在澳大利亚政府主导的评价科研成果社会影响力的参与及影响评估(EIA中,该校有近80%的研究成果被评为在学术界之外具有高影响力,位居全澳第一。[6]悉尼科技大学为什么能够实现如此快速的成长?副校长Leo Mian Liu在总结学校办学经验时强调:以战略规划引领大学发展,是悉尼科技大学取得跨越式发展的关键。因此,深入研究悉尼科技大学的战略规划,总结其以战略规划引领大学快速发展的经验,可以为我国年轻大学提供有益的借鉴。

一、悉尼科技大学战略规划图景

2018年,悉尼科技大学推出了建校历史上第三个十年规划——UTS2027战略》,该战略规划提出了学校发展的愿景蓝图、规划了发展的路线图、确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即在宏观层面提出了成为世界领先的科技大学的发展愿景,在中观层面确定了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国际化等方面的战略目标,在微观层面制定了颇具操作性的战略措施。[7]

1.以实践为导向的人才培养战略

悉尼科技大学认为人才培养是大学存在的根本,应居于大学战略的首位。在《UTS2027战略》框架下,学校提出人才培养的战略目标:让学生参与到创造性学习中成为全球公民。在战略措施上提出未来学习计划(learning future,该计划以实践为导向,突出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主要着眼于学生和教师两个方面。[8]

在学生“学”的方面,首先,解决学生“学什么”的问题,即学校提供什么样的知识产品。悉尼科技大学重视课程的先进性和实用性,以实践为导向设计课程,开发了大量跨学科课程和面向行业应用的课程;鼓励学生亲自参与课程开发,并且努力创造学生在全球环境中进行专业实践的机会。其次,解决学生“如何学”的问题,即学校为学生提供什么样的学习体验。悉尼科技大学特别重视学习环境硬件建设,设计了很多交互性强的学习空间,如“合作剧院”“混合空间”“共享空间”等,方便学生随时展开讨论;重视学生主体作用,提供创造性、启发性的学习体验,通过小班讨论、线上线下交融学习等独特方式增加学生的参与性;建立“朋辈助学机制”(UTS Peer Assisted Study Success),招募高年级学生志愿者对低年级学生进行一对多辅导;强调以学生为中心,为学生提供全方位服务,努力跟踪每一位学生的学习情况,实现有求必应

在教师“教”的方面,首先,解决教师“乐教”的问题,即教师乐于投入教学。悉尼科技大学努力打造有利于教师重视教学并倾心投入教学的文化氛围,每年组织优质教学成果展示,分享教学经验,在物质和精神上对有创意的教师给予鼓励和支持,这项活动成为学校最隆重而热烈的典礼,在教学中取得突出成绩的教师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拥戴。其次,解决教师“会教”的问题,即如何提高教学水平。悉尼科技大学鼓励教师把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带入课堂,开发专门的评估工具,将教学评估嵌入广泛的评价中;利用校园与行业之间的联系,创新教学组织形式,搭建起无缝衔接的教学和实践平台,以丰富的虚拟课堂和个性化的学习体验,致力于学生创造精神和实践能力的提升。

2.追求卓越的科学研究战略

在《UTS2027战略》框架下,学校提出了2018—2020卓越科研战略的目标:提高科研的冲击力、卓越性、影响力和学术声誉,使悉尼科技大学跻身于澳大利亚大学前十名和全球特定学术领域前十名。悉尼科技大学卓越科研战略是根据环境变化和发展阶段不断推进、优化实施的过程,战略措施体现两步走的发展过程。

“第一步”主要是确定跨学科合作的对象和学科领域,形成跨学科合作的运行结构框架。具体来讲就是主要致力于在全球寻求合作伙伴,进行跨学科合作。学校于2010年提出关键技术合作伙伴战略Key Technology Partnerships,简称KTP),主要工作:一是瞄准世界前沿的科学和技术问题,秉持确保社会和行业真正受益的原则,整合学科资源,建立多个跨学科卓越研究中心,如高级分析研究所、自治系统中心、量子软件与信息中心、人工智能中心等;[9]二是遴选海外研究机构和大学,与之建立持久、深入的合作关系,参与高质量国际合作研究和学术活动;三是在合作国家建立“悉尼科技大学研究中心”,着重发展一批重点学科领域,编织起一张强有力的关系网,联合培养研究生,实现跨机构教学与学分互认。通过科研卓越战略“第一步”的实施,学校增强了对社会发展需求的分析,明晰了跨学科的合作领域,加强了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实践的能力,并完善了跨学科合作的运行机制。

“第二步”是在深化并扩大跨学科合作基础上,更强调内涵的提升,注重打造内部高质量科研文化。学校提出“卓越科研战略”,包括如下三个重点措施。第一,重视外部合作。致力于与行业、政府、非营利组织和主要利益相关者打造合作伙伴关系,扩大国际合作范围。如悉尼科技大学已与世界50多个国家开展合作项目、签署合作协议,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大学级别的合作中心和合作学院。第二,落实跨学科和跨团队合作。目前悉尼科技大学正致力于探究加强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的融合以及科学、技术、工程与医学学科间联系的落地路径。第三,追求卓越的科研文化。制定教师专业发展的具体政策,指导科研人员实现其职业发展目标;建立有效的双向沟通机制,让每个学术人员都能及时了解学校的科研支持政策等信息,鼓励学术界和非学术界成员分享各自的意见和想法。[10]

3.推动变革的社会服务战略

悉尼科技大学认为大学是为全人类服务的社会组织,致力于给社会带来积极的、实际的贡献。《UTS2027战略》提出大学服务社会的战略目标:加强合作学习,连接学生、校友、产业和社区,建立持久良好的关系,以此推动积极的社会变革,树立大学为建立健康、可持续、公平、公正社会持续做出贡献的良好形象,提高大学声誉和社会影响力。

战略措施主要体现在“社会影响框架”(Social Impact Framework)中。该框架于2016年出台,是悉尼科技大学服务社会的总体发展路线图,强调大学在社会发展中发挥三重作用:增加对公共利益的贡献;增加社会流动性和公平性;营造使社区繁荣发展的区域环境。为了实现服务社会战略目标,框架进一步阐明了六个领域的社会变革路径:支持弱势学生群体的学业;培养学生社会责任意识以及对公共性问题的分析解决能力;支持教职员工发展,以提高其社会贡献力和社区服务能力;致力于提出有社会针对性的研究、教学和项目成果;致力于成为社区的文化倡导者和思想领袖;确保大学的发展战略能够长期支持社会发展。

为了更好地实施“社会影响框架”,学校建立“社会公正与包容中心”,具体推动了以下工作:一是支持弱势群体学生进入学校读书,为他们提供多方面的服务,如为1650名残障学生免费提供翻译、大字号资料等14项服务;二是努力增加理工科专业女生的比例,努力使女性参与传统学科的比例达到40%;三是通过社会影响实验室”“UTS社区店面计划等研究项目,鼓励教师积极参与解决那些影响社区的社会事务。[11]悉尼科技大学校长Attila Brungs认为:悉尼科技大学作为一所公立大学,其存在是为了整个社会,用科学技术来促进社会发展是大学不容推卸的责任。[12]副校长Kate Mcgrath也认为:大学不应以营利为办学目的,更要重视社会效益和文化因素,致力于传播社会价值,通过教学科研等成果的广泛影响使世界获益。

4.培育跨文化和全球视野的国际化战略

当今世界的一切知识、资源和人都是自由的、可跨越国界的,大学要抓住机遇积极致力于国际化发展。《UTS2027战略》将学校统筹于全球环境中,其国际化战略目标是成为学生体验国际化的领导者。战略措施体现在关键技术合作伙伴战略KTP计划)和国际领导力发展计划Beyond UTS International Leadership Development,简称BUILD计划)上。

KTP计划作为国际化战略的组成部分,致力于促进悉尼科技大学的学者与全球的合作伙伴进行国际研究合作。该计划为教师国际合作搭建平台,通过教师关键技术合作、行业关键技术合作伙伴、KTP全球合作伙伴联盟、海外研究中心等为全体师生提供新机会,建立了广泛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网。目前与全球18所高校签署了加强教师合作交流的协议,包括与中国的北京理工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上海大学等的访问学者计划。其中,悉尼科技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的访问学者计划规定,悉尼科技大学的终身教授、副教授及助理教授具备申请资格,交流时间持续一个月及以上,学校提供往返机票、住宿等津贴补助。交流内容包括教学层面合作,如为本科生和研究生共同设计英语教学课程、联合指导硕士生或博士生;科研层面合作,如具体研究项目的协作、联合撰写发表出版物等。

BUILD计划是提升学生的跨文化能力和国际领导力的一项关键措施,主要有三项目标:帮助学生认知作为全球公民的个人身份,包括个人的价值观、所需技能;提出影响全球和社会的想法和问题;探究如何开展学习以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为此,在课程设计方面着重突出培养学生的跨文化能力、多样性和包容性、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性、全球公民的核心价值观等。在教学组织方面,参与该计划的学生可参加交互式研讨会、实地考察、社区活动,与来自不同行业的专家建立联系。此外,学生还可以参加海外实践,包括六个月的全球交流或2—6周的全球短期课程来对所学的内容进行实践体验。例如申请全球短期课程的条件是学生必须已完成一年的全日制本科学习且学分绩点大于1.5,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可在暑假或寒假到悉尼科技大学的海外合作高校中进行学习或参加实习。另外,KTP计划也为学生的国际化体验提供了条件。在KTP框架下,学校与一些重要的国际组织建立有价值的多维合作关系,与45个国家的大学签订超过252份学生交流协议,为学生体验不同文化提供丰富选择;在实践课程方面,与国外企业建立广泛的合作关系,为学生提供国际实习机会,使学生真正面向国际市场。

二、悉尼科技大学战略规划的特色

前文介绍了《UTS2027战略》的战略目标,分析了为实现战略目标而制定的战略措施,以及战略规划实施中的做法和步骤。在此基础上,我们以悉尼科技大学战略规划的理念、目标、实施和评估等环节为观察点,进一步分析总结该校战略规划的特点,将有助于思考其对我国大学发展的启示。

1.战略规划理念:强调持续改进

制定战略规划所秉持的理念是战略规划的灵魂。悉尼科技大学的首要理念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种持续改进的战略规划理念体现在战略规划的制定、实施和评估的各个方面。比如,“未来学习计划”(learning future)的形成过程就体现了持续改进的特点。早期学习计划于2014年提出,被称为“learning 2014”,其目标在于改进学校混乱的教学设施和环境、建设学习空间、改进学生服务。该计划成功实施后,最终建成周泽荣博士楼、工程与信息技术学院、健康科学研究中心、未来图书馆、设计与建筑学院五所教学大楼。“learning 2014”项目的成功带来了未来学习计划learning future)的发展,后者是前者持续改进、精益求精的进一步拓展。两个阶段的演变过程见表1

持续改进是该校战略规划的重要特点,这种持续改进不是创造一个特定的系统或方式,而是一种基于内心的深刻认识,深深烙印在大学发展的方方面面。通过设定目标、战略对齐、实施决策、回顾反思等环节的有效实施,动员所有的教职工、学生以及社区和行业相关人员参与其中,使全校各部门各学院的工作始终保持与大学发展目标的一致性,并主动提出改进优化策略。

2.战略规划目标:注重多元利益主体的认同

战略目标是战略规划的重要维度,体现在战略规划的制定过程中。大学战略规划是通过对外部环境、内部资源和能力的分析,确立学校的愿景、使命和长短期发展目标。悉尼科技大学校长Attila Brungs提出:从规划的制定开始,我们就致力于确保它并非纸上谈兵而是能为人所认同并执行。[14]副校长Leo Mian Liu也认为:大学战略规划和目标绝不只是校长和少数重要管理者的理想,而是需要师生广泛参与共同完成的使命。确立为多数利益相关者认同的战略目标是该校战略规划的重要特点。

这一特点在“社会影响框架”(Social Impact Framework)的制定过程中得以很好地体现。Gusheh作为社会影响框架的项目负责人和核心角色,提供了内部人的视角,认为开发框架的过程并非自上而下的。为制定社会影响框架,最初学校成立了三个工作组,分别是教职员工组、学生组以及一个指导小组。后来学校认识到只有通过让不同的申请人参与进来,才能加强框架的发展,因此改变了程序设计,不再限制候选人的数量,成立了第四个小组——咨询小组。该咨询小组由137名来自不同学院的教职员工及学生代表自行提名,最初只有5名学生加入咨询小组,为此学校制定了额外的程序,专门招收学生代表。成员们聚集在一起举行会议,提供反馈整个框架制定过程中出现的问题。[15]由此,社会影响框架成为大学中不同机构成员们的共同愿景,正如Gusheh所言,悉尼科技大学社会影响框架的出发点是制定一个涵盖跨机构、跨学院的议程,通过将共同愿景展示给大学中的不同机构,为未来而共同努力。[16]

3.战略规划实施:依托灵活弹性的战略调整

悉尼科技大学认为,当今世界的高等教育处于多变的、不确定的、复杂又模糊(Volatility•Uncertainly•Complexity•Ambiguity,简称VUCA)的发展环境中,大学发展必须立足于这种特殊的VUCA条件之下。因此,为了保证战略规划的长期稳定性,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发展环境及时调整战略措施。采取灵活的战略措施保证战略规划的稳定性是该校战略规划的重要特点。

这一特点体现在战略实施的具体过程中。《UTS2027战略》虽然为学校的下一个十年发展确定了方向,但是学校认为在未来的十年里,澳大利亚以及全球高等教育还将继续面临剧烈变化和极大挑战,因而在十年战略规划的基础上,需要更务实、更具灵活性和适应性的短期计划,以确保大学在这些难以预测的挑战面前能够做出及时调整。为了更迅速地捕捉发展动向,学校把战略实施的周期确定为三年,如从2019年到2021年学校将通过八项关键举措推动大学战略实施,这八项举措是发展终生学习;强调学生个人学习经验的获取;发展数字化、网络教学资源;研究新的教学方式;发展与所处社区的伙伴关系;以科研项目改进社会问题;塑造独特的国际形象和丰富学生国际学习经历;积极促进社会变革。学校还将战略任务细分至课程设计、教学组织、学生服务、教学设施、产业科研合作和社区组织参与等多个方面,每个方面都精心制定了规划,明确了定性、定量目标以及实现路径。

4.战略规划成效:注重持续性评估以不断优化

战略评估是优化战略规划的重要环节。随着外部世界的激烈变化,学校发展势必面临很多风险和挑战,通过战略评估及时识别风险和挑战,不断优化战略措施,是悉尼科技大学战略规划的重要特点。学校建立了以“规划、实施、评估、改进”(Plan•Do•Review•Improve,简称PDRI)为核心内容的质量管理系统,不断审查战略并寻求反馈,询问学生、教职工和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对已有战略的实施做出评价反馈。学校还开发评估工具,利用大数据分析战略是否已产生一定效果,在进展不顺利时能及时找到错误所在并进行改进。

这一特点在卓越科研战略“两步走”的形成中得到了很好地体现。学校在制定最新的“第二步”科研发展措施之前,先审查了前两个十年规划的科研发展情况,并收集反馈,提出学校目前科研发展已具备的发展基础:实施了员工科研激励措施,以完善的科研支持系统激励科研产出;分析社会发展对技术的需求,确定了科研领域;针对行业发展面临的挑战,满足社会和行业需求,尤其是高校所在区域的行业发展;专注于与卓越科研战略保持一致的领域,并通过这些领域实现大学价值;将本校科研与社区、行业、政府协作;重视多学科和跨学科;加强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实践的能力;确保教学、学习与科研相互促进。在这八个科研发展的基础上,学校分析自身不足,才确定了卓越科研战略“第二步”的三个重点实践领域。为进一步优化战略实施,2015年学校还启动了战略规划和改进框架Planning and Improvement Framework),通过系统地确定战略方向和优先事项并对其进行监测和审查的方式,确保办学行为与大学的战略目标保持一致。此外,悉尼科技大学认为有效的风险管理对大学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因此,在主管资源的副校长下专门设立了风险主任岗位,把风险管理作为一项基本的治理安排,嵌入大学的业务流程和功能框架中。[17]

三、对我国年轻大学战略规划的启示

悉尼科技大学以战略规划为引领,卓有成效地促进了学校的快速发展。不论是在国际排名,还是在人才培养、科研成果、社会服务、国际化等方面都取得了快速的进步,其以战略规划为引领,通过战略管理推动大学快速发展的经验,值得我国年轻大学学习和借鉴。

1.制定清晰的战略目标

战略规划可以界定为通过程序性的工作来产生根本性的决策和行动,以此来塑造和引领:一个组织是什么样的,该组织在做什么,为何这样做,并着眼于未来。[18]悉尼科技大学的宏观发展愿景是成为世界领先的科技大学,这一愿景是在该校的第二个十年规划中提出的。为了把这一愿景变成现实,还需要具体的路线图和实施方案,体现并落实到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国际化等各方面工作中,这样就形成了该校战略规划中四大领域的具体战略目标和战略举措。从发展成效看,目标引领的作用和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经验:大学在制定战略目标时应处理好宏观愿景的模糊性与具体目标的清晰性、可行性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大学是目标模糊的组织,大学的宏观愿景和使命是定性的、理想驱使的;另一方面,为了实现宏观愿景,必须制定可被执行的战略目标、战略路径和战略举措。近些年,我国创办了一批“高起点、高定位、小而精”的年轻大学,如西湖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上海科技大学等,这些大学都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宏观目标。西湖大学还明确提出,经过10—15年的发展,力争部分学科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年轻大学起步晚,更需要系统分层设计战略目标、制定可行的战略措施以保证宏观愿景的实现。

编制大学战略规划,首要,做好愿景设计。战略规划是建立在对大学发展愿景所做设计基础上的,没有清晰的发展愿景,战略规划可能迷失方向。年轻大学设计宏观愿景,既要有高远理想,更要严谨而科学,将大学置于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时空中,运用大学发展原理,准确把握大学生命周期,开展愿景设计。[19]其次,宏观愿景要分解为专项规划,对应到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工作领域层面。专项规划是对宏观愿景的具体化描述及对重点工作领域的安排落实,专项规划的目标需照应宏观愿景,同时,需重视可操作性和可实践性,方可将愿景描绘的美好画卷落到实处。再次,在具体举措的目标设置中,一方面要具体灵活,另一方面要体现阶段性,以解决学校发展不同阶段面临的重大问题。

2.完善战略规划实施的体制机制

战略规划为大学发展指明了方向,确立了战略目标,明确了战略重点,提出了战略措施,而要将战略规划转化为现实绩效,则要靠战略实施,战略实施是战略管理的主体。[20]悉尼科技大学副校长Leo Mian Liu说:规划只有执行才有用处,所有的公司、大学都有规划,但只有完美的执行才是最好的。我国大学开始重视战略规划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随着“211工程“985工程和本科教学评估的实施,大学开始普遍制定各自的战略规划,但在实际办学过程中,还存在工作与规划相脱节的情况,战略实施面临动力不足的困境。尤其年轻大学建校时间短,学校文化积淀不足,更要通过塑造战略管理理念、完善体制机制加快推进战略规划的实施。

首先,要主动塑造以战略规划引领发展的价值观,使战略管理的理念深入人心。这样在战略实施中,各部门员工才可能以规划为最高准则来谋划本单位和本学科的工作计划和任务,让战略管理成为全校师生的共同行动。其次,要建立健全战略规划实施的领导体制,成立战略实施领导小组推进并监督战略规划的良性运行,建立完善的运行机制以确保战略实施,把战略制定、实施、评估、反馈做成一个完整的闭环,始终保持高效有序的战略运作水平,使大学充满生命力和竞争力。最后,要重视利益相关者的参与。大学战略规划是平衡内外多元利益冲突,自主或合作执行战略目标从而实现大学利益相关者共享发展的一种手段。[21]战略规划能够有效实施的前提是要照顾到多方利益者诉求,要让利益相关主体参与规划制定,在大学制定战略规划、分析组织发展目标、资源分配、审核评估等环节中,必须听取征求多方利益相关者的意见以进行综合考量。

3.重视战略规划的评估和改进

战略评估是对战略实施的绩效进行系统性评估的过程,其结果可以成为调整、修正甚至终止战略的合理依据。[22]悉尼科技大学通过“PDRI质量管理系统战略规划和改进框架,监控各项战略的实施进展,把准战略方向,审查优先发展事项,不断反思规划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确保大学的办学行为始终和实现大学的愿景相一致。在我国,高校战略评估工作并未得到足够重视,教育行政部门虽然要求大学自主制定发展规划,但是对规划的执行进度、目标完成情况却极少过问,缺少问责制度,学校自身的战略评估工作也多流于形式。近二三十年兴起的年轻大学得益于后工业社会转型,各国政府出于对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需要提供经费和政策激励,其发展面临着更大的风险与机遇,因此,必须敏锐地捕捉环境变化,照顾到外在形势变化和内在发展需要,通过战略评估不断厘定未来发展方向、分析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中的机遇和挑战、改进和优化战略措施。

首先,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强对高校的评估和问责,从重视战略规划的制定到重视战略规划的实施和评估,加强问责制度建设,使高校从经验管理走向战略管理。其次,要运用科学的评估方法研判形势,如运用SWOT分析法进行优势、劣势、机遇、挑战分析,或运用PETS分析法对政治、经济、技术和社会的外在因素进行分析。同时,要规范评估的价值、内容、程序、技术和方法,确定评估标准,切实发挥好战略评估的调控作用。最后,以反馈促改进,坚持动态性评估与阶段性调整相结合。分析环境变化带来的战略适应性问题,进行阶段性、周期性地回顾与评估,通过动态评估保证战略规划的适应性和引领性;并且战略评估要与相应的改进措施相连接,及时调整战略的走向,以保证不断修正偏差,扫除战略实施的发展障碍。

注释:

本文数据均来源于第13千名中西部大学校长海外研修计划澳大利亚班悉尼科技大学提供的课程资料。

参考文献:

[1][19]别敦荣。大学战略规划的若干基本问题[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20221):1-11.

[2]University highlights[DB/OL].2020-06-10[2020-08-13].https//www.topuniversities.com/universities/university-technology-sydney#wurs.

[3]QS top 50 under 50 2021[DB/OL].2020-06-24[2020-08-13].https//www.topuniversities.com/university-rankings-articles/top-50-under-50-next-50-under-50/qs-top-50-under-50-2021.

[4]澳洲排名第一的年轻大学悉尼科技大学[DB/OL].2018-07-12[2020-07-12].https//www.sohu.com/a/240752423_99904329.

[5][6]Rankings and ratings UTStop-ranked young university in Australia[DB/OL].2020-07-23[2020-08-13].https//www.uts.edu.au/about/university/facts-figures-and-rankings/ratings-and-rankings.

[7]UTS 2027 strategy[DB/OL].2019-08-22[2020-07-12].https//www.uts.edu.au/about/uts-2027-strategy.

[8]What students learn[DB/OL].2019-06-27[2020-07-12].https//www.uts.edu.au/research-and-teaching/learning-and-teaching/uts-model-learning/what-students-learn.

[9]Key technology partnerships[DB/OL].2019-10-27[2020-07-12].https//www.uts.edu.au/partners-and-community/initiatives/internationalisation/key-technology-partnerships-program.

[10]SINTHUNAVA K. Understanding academic developmenta case study at th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UTS[J].International employment relations review201420):24-36.

[11]Delivering positive social change[DB/OL].2019-07-05[2020-07-12].https//www.uts.edu.au/about/uts-2027-strategy/strategic-initiatives/delivering-positive-social-change.

[12][14]Vice-Chancellor Attila Brungs talks about our UTS 2027 strategy[DB/OL].2019-08-22[2020-09-09].https//www.uts.edu.au/about/uts-2027-strategy.

[13]What is learning future[DB/OL].2019-04-02[2020-07-12].https//www.uts.edu.au/research-and-teaching/learning-and-teaching/learning.futures/how-our-students-learn.

[15][16]GUSHEN MFIRTH VNETHERTON Cet al. The creation of the UTS social impact frameworka collaborative approach for transformational chang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ty research & engagement201912):1-23.

[17]Risk management policy-UTS policy[DB/OL].2018-05-21[2020-07-12].http//www.gsu.uts.edu.au/policies/risk-management-policy.html#purpose.

[18]周光礼.中国大学的战略与规划:理论框架与行动框架[J].大学教育科学,20202):10-18.

[20]刘献君.大学校长与战略——我国大学战略管理中需要研究的几个问题[J].高等教育研究,20066):1-7.

[21]王梅,张琪佩.英国一流大学战略规划的建设特征及启示[J].中国高校科技,20205):54-58.

[22]郭必裕.高校战略评估对战略管理调控机理初探[J].现代教育科学,20101):87-89.

作者简介:李晓华,女,教授,石家庄铁道大学党委副书记,第13期“中西部大学校长海外研修计划”澳大利亚团学员,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袁晓萍,女,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

部门介绍 | 高教信息 | 创新论坛 | 高教法规 | 发展战略 | 规章制度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子邮件:ydgjs@ybu.edu.cn
联系电话:0433-2732205 传真:0433-2733451
地址:吉林省 延吉市 公园路977号 邮政编码:13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