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研究所
 部门介绍 | 进入首页 | 高教信息 | 发展战略 | 创新论坛 | 法规制度 | 公告通知 

您现在的位置:    延边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新闻   经验交流   正文
热门排行

美国“加州规划”的得失成败


2021-01-15 阅读次数:

 摘要:加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让大批美国青年进入高等学校学习,上下连通的三级高等教育体系将优秀原则和普遍入学原则有机结合起来,产生广泛的国际影响。但是,长期不变的毕业生升学安排导致了不变的结构比例,形成了加州公立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低于全州、全州高等教育结构重心低于全国的两低于现象,公私立高等教育格局发生了变化。加州已不再是高入学率的高等教育国家模式。高等教育须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对人才需求的变化,借鉴加州经验,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重心应逐步提高。

关键词:美国加州,加州总规划,高等教育,教育规划,层次结构

“高等教育的层次结构主要是指不同程度和要求的高等教育的构成状态,反映的是高等教育中各层次间的相互关系和组合方式。”[1]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直接反映人才供给结构,直接作用于经济和社会发展。1960年加州高等教育总规划是美国乃至世界高等教育历史上对高等教育系统最有影响力的规划。在该规划的作用下,加州确立了相互连接的三级公立高等教育系统,结束了高等学校盲目扩张和无序竞争的局面。如今,我国已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深入剖析加州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对于优化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

一、“加州规划”引领下的加州高等教育

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国经济总量最大的州,也是人口最多、种族组成最复杂的州。1960年,加州议会通过《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教育总体规划(1960-1975)》(简称加州规划),指导并规范高等教育发展。在加州规划指导下,加州成功创建了美国最大规模的公立高等教育系统,推动加州高等教育事业规模扩展和质量提升。“1960年,全美高校适龄人口入学率接近45%,而加州已达55%[2]加州在美国率先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按照加州规划制定时的预测,预计1975年,加州高等学校全日制在校生将达到66.13万人。实际上,1970年加州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就增长到125.7万人,2000年增长到225.67万人,2010年增长到271.46万人。2010年后,在校生规模浮动在270万人左右,2015年在校生规模为268.74万人(如表1)。

2015年,加州高等学校在校生总数为268.74万人,其中公立高校220.22万人,私立高校48.52万人。各类高等学校448所,其中4年制院校264所,二年制院校184所。按办学体制分,公立高校150所(四年制院校34所,二年制院校116所),非营利性高校148所(四年制院校142所,二年制院校6所),营利性高校150所(四制院校88所,二年制院校62所)。详见表2

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据统计中心的资料,在办学层次上,高等学校分为四年制院校和二年制院校两个大类。四年制院校按办学水平又细分为非常高水平研究型大学、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等小类。2015/2016年,加州有非常高水平研究型大学11所,其中公立大学8所;高水平研究型大学3所,其中公立大学2所(见表2)。全州14所非常高水平和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中,公立高校占10所。这10所高校都是加州大学系统中的院校。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加州大学一戴维斯分校、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等多所分校进入世界百所名校行列。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立足于应用型院校的定位,为当地培养应用人才。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的23所院校中,有21所院校发展成为博士/研究型大学和硕士学位为主型大学。社区学院系统是一个开放的教育系统,既承担转学教育任务,也承担职业教育任务。一方面尽量接纳有意愿学习的学生,另一方面为他们毕业后继续学习提供方便,先上社区学院,后转入公立大学。有的社区学院有上万名学生。

二、“加州规划”指导下的加州高等教育层次结构

加州规划的核心内容之一是高等学校生源的分配,实际上也是对公立高等教育层次结构的安排。按照规划,加州大学招收加州高中的前1/812.5%)的毕业生,同时接收社区学院平均绩点(GPA)高于2.4并有意愿转入加州大学继续学习的学生。州立学院招收加州高中毕业生前1/333.3%)的学生,同时接收社区学院平均绩点(GPA)高于2.0并有意愿转入州立学院继续学习的学生。社区学院招收其余加州高中毕业生。招生时,社区学院占比约为55%,由于二年后转学,其毕业生占比略低于55%。据美国教育部统计数据(见表3),2015/2016年,按毕业生数或学位授予数统计的加州高等教育层次结构比例约为,副学士:学士:硕士:博士=32:46:18:4;加州公立高等教育系统层次结构比例约为,副学士:学士:硕士:博士=42:46:10:2

在规划指引下,研究型院校(加州大学)、四年制本科院校(州立大学)和初级学院(社区学院)三个层次的高等院校在各自范围内开展高等教育活动,从无序竞争的混乱状态中摆脱出来,形成了各按其位的秩序。根据规定,加州大学不能合并州立学院或社区学院,削弱州立学院和社区学院的办学实力;州立学院不能改变身份成为州立大学的分校,也不能超出规定开设博士学位和专业领域的课程;社区学院不能开设超过14年级程度的课程,也不能改制为州立学院。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三类高校系统基本保持大体相当的发展速度,实现共同发展。根据表4的数据,在过去的50年中,加州公立高等教育三大系统的在校生规模出现过小的波动,但基本保持了固定的规模比例。加州大学、州立大学和社区学院的办学规模比例维持在10:20:70

三、“加州规划”下高等教育结构矛盾

(一)“加州规划”与高等教育普及化水平

1960年,世界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仍处于精英化阶段,能够接受高等教育的只是少数青年。加州规划规定了公立高等教育系统实行免学费制度,加州在美国率先实行高等教育向所有有能力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开放,并且免收学费。加州规划在制定时就预测:到1975年,将有一百万人进入加州的高等学校学习。[5]规划实施后,加州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入学率持续提升。实际情况是,1970年加州高等学校在校生规模就达到了125.7万人(见表1)。英国学者西蒙·马金森在评价加州规划的作用时指出:总体规划的政策性特点、规范性权力和持久性成就在于,它把优秀原则和普遍入学原则有机结合起来,并在实践中取得成效。直到上世纪60年代,这些在很大程度上仍被认为是彼此对立的原则,而克尔和总体规划的起草者们证明了在一个系统内同时实现这两个原则是有可能的。[6]毫无疑问,总规划快速提升了加州高等教育普及化水平。

长期不变的规制是一把“双刃剑”,带来了很多益处,能够保持政策的稳定性。但是,随着高等教育普及化水平的提高,“加州规划”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问题。西蒙·马金森指出:“加州已不再是高入学率的高等教育国家模式。”[7]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等教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道格拉斯博士也指出:加州正在日益失去其对于其他州和世界上其他竞争者的竞争优势。美国在高等教育入学率和毕业率两方面都曾经处于领先地位,且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加州在这两方面都曾居于各州前列。但是如今,加州在入学率方面表现平庸,并且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比例在全美是最低的十个州之一。”[8]在美国高等教育系统中,大约50%的学生在两年制学院中学习;而在加州,社区学院中学习的学生占到接受高等教育学生总数的十分之七,这一比率在美国是最高的。[9]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进入社区学院的学生与进入四年制学院的学生相比